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明氏夫夫(上)

来啦!
史密斯夫妇梗……


明楼是在酒店前台初见明诚的,第一印象就很好。进退得宜的温润青年,圆圆的眼睛笑起来亮如星辰。

执行任务,明楼需要避开追来的喽啰,迎面碰上准备进房间的明诚,青年无防备地听信了他的说辞,侧身让他进门。

一切顺理成章,看对眼的两人干柴烈火,一趟异国行就确定了关系。


王天风和明楼曾经做过拍档,但因为相互看不顺眼早就拆伙,这时也不忘泼冷水:“这么好一人儿居然跟了你这种货色,啧啧,真是可惜。”
明楼呵呵:“上午部门突击检查,看看你办公室抽屉里的棒棒糖还在不?”


明诚这头也不被看好,梁仲春苦口婆心地劝他:“阿诚兄弟,不是我说话不好听,我们这种职业不适合长期确定关系。”
明诚低头检查着自己的环数,声音笃定:“我有自信不会被发现。兴趣相近,性格相投,身心契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他自己经营公司,经常出差,可以完美配合我的工作时间。”



同事唱衰归唱衰,简单浪漫的婚礼照常结束,二人遵守着承诺与誓言,相互扶持着迈入了夫夫生活的第七个年头。

这天,明诚告诉明楼自己要出差,刚好对方说自己公司有个合同要到外地谈。
两人都再次在心底庆幸当初的选择,步调一致使自己不至于因为冷落伴侣而心生愧疚。

不过这次任务很不顺利,身手利落的明诚在瞄准目标时遭遇第三方干扰,对方一颗粗暴的便携远程弹差点把他轰成渣渣。


明诚气急败坏地带着微型记录仪回公司,不顾肩上的伤口,大声嚷嚷着要查到这个程咬金,然后把他变成粉。
明楼这边因为首次失手也被调侃到冒青筋,甩了个快成碳的笔记本给于曼丽,限她24小时内查出IP 。


明诚带着同事反复看那段记录影响,突然对方的一个熟悉的习惯性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

“明先生,”秘书敲门,“您先生打电话来,问您今晚是否回家用晚餐?”
明诚直起身子,最后瞥了一眼显示器,冷笑道:“回复他,老时间。”



明楼难得回家早,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明诚将带回的红酒醒了,坐在桌对面微笑望着自己的爱人。
不过就快不是了……


言语间的交锋,明楼感觉到了明诚压都压不住的敌意。多说无益,寻了个借口回到厨房,抽出藏在烤箱下方的手枪。

“阿诚?”明楼举着枪温柔地叫着对方的名字。
没有回应。
明楼回到餐厅,发现空无一人,正准备放下枪,一排子弹扫了过来。

明楼赶紧躲到墙后:“我们小阿诚的枪法还有待提高啊?”


明诚占据着楼梯高点,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利落地换弹,继续对着明楼躲避处一顿猛轰。

评论(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