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全员][楼诚]儿童节小特辑


想要什么礼物?


1.明镜:我要小明台!
明台:大姐我在这里啊!(´⌣`ʃƪ)
明镜:小的!大的太糟心!
明台(ㅍ_ㅍ)

2.明楼(* ̄︶ ̄)
明先生?
明楼(* ̄︶ ̄)
呃,请问想要什么礼……
明楼看着明诚,继续(* ̄︶ ̄)
当我没问……

3.明诚:彻底根治头疼的方法。

4.梁仲春:数不尽的小黄鱼!
明诚瞥了一眼。
梁仲春:然后和阿诚兄弟四六开(ㅍ_ㅍ)

5.王天风:不用死间计划就能消灭敌人。
呃,容易实现的?
王天风:哦,那就来点棒棒糖吧。

6.汪曼春:师哥…
呃,容易实现的?
汪曼春慢慢掏出了手枪。

7.于曼丽:以平常女孩子的身份和明台认识。
望了望远处蹲地画圈圈的明台。
于曼丽:但是那可能就不是我了。

8.郭骑云:一个不反对我交女友的上司
王天风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换个容易实现的。
郭骑云(ㅍ_ㅍ)

[伪装者]粽子节小特辑

问:今年吃什么馅儿的粽子?



明镜:“什么馅儿都行啊!我们又不是明天就要破产了!明台啊你想吃什么馅儿的?”

明台:“听说最近出了很多新的品种,巧克力啊香草冰淇淋啊山药山楂什么的,要不我们也都试试?阿香好不?”

阿香:“可我只会做那种八宝的耶,阿诚少爷我是不是要去买啊?”

明楼:“哪儿沾的破习性。过个节就你花样多!就吃肉粽!”

明台:“又是肉粽!能不能有点新花样啊?我们不是富N代吗?你不是高官吗?有必要这么……呃呃,大……大大姐您说我说的对不?”

明镜:“明楼你要干什么?擀面杖给我!明台又没说错!”

……

明楼:“肉粽其实挺好的。”

明镜:“家里没有就去买,好不容易过个节,是吧明台。”

阿香:“小少爷您头快点掉了。”

明楼:“大姐说的是。”



明丶专治明台老中医丶诚:“明台想吃什么我去买,你点的都算你的,今天吃不完的明天继续,毕竟你这么喜欢。”



“其实吧……我觉得肉粽也还可以。”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10

你们的一声声终于,激起了我的负罪感(ㅍ_ㅍ)现码点!



“我就解释是来了朋友借住,他非要过来看看。”
明诚知道明楼这么说多少是顾忌他的自尊心。完全没有什么啊,他现在也算半个服务行业人员了,职场受挫的他其实最近挺开心的。


“周六吗?明白了,他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明诚握着筷子没有动,脑袋开始计划菜谱。
“饿不死就行,不用特别在乎他,吃!”明楼夹了个虾仁到对面碗里。

明诚看他那个嫌弃表情,笑道:“你这么讨厌他,还和他搭伙做生意?”
“毕竟专业过硬,暂时没找到其他人之前先忍着吧。”
忍?忍这么多年?明诚没有揭穿眼前的刀子嘴豆腐心,指着茶几上的超大包裹:“买东西了?”



包裹里都是些较为私密的生活用品,比如毛巾,拖鞋,床上用品之类的,而且,都是成双购买。
这是要囤货的节奏?

买方坐在沙发上回电邮,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打折,买一送一实惠,看你用的也该换了,多的那份送你,现在洗了周末就能用上!”
他的雇主果然大方!!

明诚暗暗下决心要好好招待客人给主人长脸!握拳!!


不过……
看着杯里两支仅仅颜色不同的电动牙刷,明诚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哎呀管他呢!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 9

睡前现码,短小君~~



公司午休时间,王天风直接遛进了明楼的办公室,看着对方正捧着便当盒,问:“同居生活感觉如何啊?”

明楼抬头,微微皱眉:“什么同居生活?”

“公司都在传,我们一切从简的明老板现在也有了个知冷知热的同居人了,连便当都吃上了,还是高质量的。”王天风拆开棒棒糖的包装,塞进了嘴里。

“是梁仲春吧?看来工作布置太少了。”明楼再次把注意力放回了便当,“少吃甜食,三高。”

“你TM才三高呢,老子健康得很!”王炮仗前脚炸完又开始八卦,“说说呗,如何?”



大概是被这合伙人问多了,明楼情不自禁开始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生活:

他从卧室里出来,耳边不时传来烹饪的呲呲声。在厨房里忙碌的人穿着围裙,听见开门声,探出身来喊道:“早上好!”明明低音炮的声音,却带着轻快的语气,清晨的阳光微微照着对方含笑的眼睛,配上一口白牙,和褶子。

卖相营养皆满分的早餐陆续上桌,坐在对面的人紧张地看着他,待他吃了一口就迫不及待的问:“合口味吗?这菜我刚开始尝试,也不知道好不好。不喜欢的话请一定!立即!直接!告诉我!”

临走时送到门口,递上包好的便当袋,像个小学生一样招手:“路上小心!”



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看到,平时注意力妥妥的明楼居然已经神游天外了,王天风翻了个白眼:“喂喂喂!”

明老板(自认为)不露痕迹地回神继续吃便当,准备用沉默对抗面前这位今天废话特别多的人,结果换来了一句:“那我周末就去你家蹭个饭?“


还没等明楼接话,王蹭饭果断转身出了办公室:“不回答就是同意了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伪装者][楼诚]不知道你们几分钟能看完

我是明小台,今天要说一个闪瞎眼的故事。

对了,本节目是由为国为民的军统特工学院协助制作播出。



我是一个高富帅,本来要去香港上学,结果被拐去学当特工。我在学校成绩优异,毕业后就被分配回了家乡。

这个中年英俊胖子是我的大哥,当时祖国被侵略,他却还卖国求荣当汉奸,因为他戏份多,就叫他男主角吧。他还有个同当汉奸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二哥,是个全能天才,只要是你能想到的他都能办到,因为他的戏份也很足,就叫他主角男吧。


我有天被上级指派去杀男主角,我就很气啊,明明知道他是我大哥还让我去杀他,都不知道换个人吗?其他特工都死光了吗?然后我就去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原来男主角和主角男都是特工,他们都知道我的计划,于是顺水推舟把侵略国的大魔王干掉了。


为了洗脱嫌疑,男主角还打伤了主角男,你问为什么他枪法这么准,当然是因为他是主角啊,没在怕的,神枪手都只是基本标配啊。你问主角男为什么中枪还能到处走,还能喝红酒,当然因为他是主角啊,在敌人面前演技超群没在怕的。


我知道了真相,就气地回家理论,推了主角男,和他们上演了一场“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吗”“我再无情再无耻再无理取闹,也没有你无耻无情无理取闹”级别的rap。
最后主角男吃着苹果看着我和男主角打架,问我们为什么打架如此精彩,当然是因为我们都毕业于特工学院啊,到了特工学院学习,你也会变得超能打架的!



主角男的伤口因为被我推了更严重了,男主角骂我没脑子后,就关起门来为他处理伤口。注意,是关着门哦。
因为我要道歉,所以就推开门了,然后眼睛就瞎了。


最后我为了报复他们,煮了特别难吃的面,结果他们还是很给面子地吃掉了,我很感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家里有门,那么进门前一定要先敲门,不然眼睛就会瞎的,这也是有礼貌的表现啊,keke ~

[伪装者][五一超小特辑]都不容易

祝节日愉快!

明楼吃了口红烧肉:养猪的不容易啊!

明镜瞥了眼明台的成绩单:当老师的不容易啊!

王天风舔了舔糖棍:开糖果店的不容易啊!

明台摆弄着锅里的面条:阿香不容易啊!

阿香瞅着独自坐在楼梯口的明诚:阿诚少爷不容易啊!

明诚掂了掂包里的小黄鱼:梁仲春不容易啊!


梁仲春:( ≖_≖​)

[伪装者][一发完]勿忘初心


没看过原著,部分直接私设了。


1.王天风和明楼是军校同届。
王天风进军校目的单纯,苦孩子出身,正值时局混乱,进军校学个一技之长便可一展抱负报效祖国。
还有津贴拿不是。

所以王天风看不惯明楼。

堂堂一锦衣玉食大少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来军校干嘛?泡妞?
同学有意无意巴结着明大少爷的风气更是让王天风嗤之以鼻。切,在军校是要靠本事,靠拳头说话的,来这套。

不久他就看到了格斗课上的明楼。
正在单方面殴打对手。



2.明楼确实优秀,琴棋书画文韬武略打架斗殴杀人放火都很在行(文化课老师:王天风你马上给我滚到办公室来,带上纸笔!),凭其自身实力都足以受学校重视。
但王天风拒绝承认,毕竟有钱少爷的世界穷孩子不屑懂。


明楼心思细腻,早就看出王天风看自己不顺眼,试着接触对方也很受抵触。
“你好像很讨厌我?”“我可不敢。”
“是因为我的背景?”“切,大家可都是学生,没事别来打扰我。”

明楼也是众星捧月出来的,当然也懒得再热脸贴冷屁股。


然后,他们就被分到一组,成了生死搭档。



3.他们的老师表示,能成生死搭档的都是能力脾性可以协同的,或者完全不协同的。
后半句王天风自己加的。

王天风:妈的有猪队友。
明楼镜片反光:你说什么?


明楼和王天风做事风格完全不同。
明楼习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切行动前要有详细作战计划和备用方案,必要时做他个十套。
王天风最讨厌明楼事儿逼,妈的就是杀个人,哪来那么多事?捂住嘴,反手捅一刀,或是直接来一枪,齐活儿了!

所以他们的配合一直磕磕绊绊。

两人都以自我为中心,要求对方配合。一路杀一路对骂,好在素质过硬,还没缺胳膊少腿丢性命。
最后一次合作以明楼伤肩王天风伤腿告终,两人躺床上还在指着对方鼻子飙脏话。


校方终于承认这是个非常失败的组合,给俩病号拆了伙。
不拆能毕业?留着命就不错了!!



4.毕业后王天风留校,明楼则调回上海。
王天风觉得这个决定甚好,毕竟人家地头蛇嘛。
明楼:不说话能憋死你?

临走,王天风问明楼,为什么来军校。明楼回道“和你一样”。
狗屁!!老子可是为了津…为了祖国人民!你可以比?



5.两人没再见过面。

王天风知道上海行动处建设顺利,明楼知道军校的优秀学生来了一批又一批。
王天风知道只有周密的计划才能让眼前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更长久的绽放。明楼知道有时候计划不如变化,有勇气的当机立断必不可少。



6.王天风知道明台是明楼的弟弟,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明楼知道明台进军校定会暴跳如雷,但王天风管不了这么多。
他让人转达“我们都能死,唯独你兄弟不可以?”

其实不是这样的,王天风在明台身上看到了当年的他们。

明台是个矛盾体,他谨慎又冒失,骄傲异常却又能和大家打成一片,明亮的笑容狡猾又真诚,还有一个机灵,会见风使舵的好头脑。

他会是个好苗子,一个用于“死间计划”的好苗子。


7.接下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明楼拍着赌桌,指着王天风骂他混账,撕扯着衣领准备反手给对方一个耳光。
冷静后却又整理鬓角,伸出右手,望着穿着长袍的昔日搭档,说着“抗战必胜”。



8.王天风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懦夫,他在小山坡上倒下时出奇的平静,一种解脱式的平静。

他受不了刚刚明台失望的眼神,受不了看着自己带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变成骨肉不分的烂泥,而自己还在兢兢业业地为腐败的高层输送着鸦片。

他完成任务了,他解脱了,可明楼那厮还得继续战斗啊,明诚也得继续战斗,还有明台。


对不起孩子,把你扯进这么一个漩涡之中,请你原谅我。


因为抗战,必胜!

[伪装者][楼诚]不服?憋着!

1.明台双枪在手弹无虚发。
王天风吩咐明台子弹不受限。

打报告的郭骑云不服,憋着!


2.汪曼春约明楼吃饭,被对方以家事为由第N次拒绝。

看着远去的汽车,汪曼春不服,憋着!


3.梁仲春货又被扣了,致电明诚割肉求解决,对方答曰等我画完这幅画。

刚送了小黄鱼的梁仲春不服,憋着!


4.明台恒丰银行背锅,刚暗自神气一会儿就被明诚当众教育。

“花花公子纨绔子弟还包女人”的明台表示不服,憋着!


5.明镜为跟踪一事开罪明楼,明楼让明诚顶上。
跪着夹在明氏姐弟间的明诚不服!

不服!
真不服?
哎呀晚上关上门慢慢说嘛!
不要气嘛!

[楼诚]你的江山?不,是你的江山 6

1.明诚来回摸着外袍边的龙纹,瞥了眼一旁微眯着眼,老神神在的民工揣摄政王。
是大哥吗?
他一点都看不出来,一点熟悉的小动作都没有,毫无头绪。


2.明楼摆好姿势等待进攻。
他知道皇帝一直在瞟他,不过这完全不能说明什么,他的确急切地想确定,但敌动我不动,自己不能是稳不住的那个。(你确定?)
“咳咳”皇帝清了清嗓。
来了!明楼缓缓睁了眼。


3.对方不出招,明诚只能先下手为强,他望着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微微一笑:“看着摄政王已康复,朕就放心了。”
“谢陛下体恤。”对方起身一揖。

冷场。
持续冷场。


4.“摄政王落水的地方与朕同在一处,这是巧了。”
“的确。”
“不知摄政王对今天礼部的祭祀安排有什么看法?”
“陛下定夺就是。”
油盐不进!

小春子暗地在心里打了个哈欠,当主子的说话就是麻烦。


5.明楼看着那双鹿眼越瞪越圆,脸越憋越红,鬼使神差蹦了一句:“臣落水后头疼的毛病倒是没再犯了。”
为什么要说这句?!
疯了吗?!!
摄政王不头疼怎么办!!!!??
赶快想法圆回去!!!


6.小春子被皇帝轰了出去,一脸懵逼,关殿门时恍惚听到摄政王来了一句:“阿诚别怕,我在。”

哎,值夜久了真伤身啊,俩耳朵都幻听了。

[楼诚]这是什么歌?

大概是太无聊了。。。

1.一个明楼,一个明诚,当汉奸,去坑骗。
一个骗那曼春,一个忽悠仲春,盒盒盒,盒盒盒。

2.他比烟火还绚丽,不像那鸟儿会迁徙。
他是只自由的风筝,怕我痛苦才停留,温暖的线索在我手中。
如果你能永远降落,不管天空有多辽阔。
可知我的心在乱世太寂寞,请让它在你怀中。

3.我站在,烈烈风中。
吵架也请赐我一个枕头。
问苍天,借借勇。
钥匙在手,不开门也能进房中。

4.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不等长大就能种阿诚。
播种一个,一个就够了,会结出许多的,许多的阿诚。
一个拿去,拿去怼曼春,一个专门坑那梁仲春。
一个放在家,做满汉全席,一个放在床上,放在床上。
啦啦啦,放床上,啦啦啦,放床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放床上。
到那个时候,世界每一个角落,都会变得,都会变得温暖又明亮。

5.我家阿诚他天天帅帅滴,穿着风衣就像纨绔子弟,就算这样他也是帅帅滴,你敢说句不好我打死你。
阿诚帅滴,帅滴帅滴帅滴。
阿诚帅滴,帅滴帅滴帅滴。


最后一首猜出来的是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