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利落]驴的八卦日常14

咱家又来啦!

合集已整理


1.皇上难得清闲,让皇贵妃来养心殿伴驾,对方差奴才回话道[今天赶上宫务繁忙,就不伺候皇上了]



呃,这个。。。




[哼!李玉啊]


奴才在



[你说朕是不是太迁就魏璎珞了,她现在是想理就理,不理就算了?]



微笑,弓腰,不说话




皇上叉腰站着,久久了才又开口

[一定是宫务太多了,这些个狗奴才,到底有没有尽心帮她分担啊?]




看吧,不要因为皇上一时的怒气就顺藤给皇贵妃下绊子





继续微笑。






2.令妃今天很是惆怅,这是她的原话,咱家是真没大看出来。



皇上也不以为意,眼睛都没离开卷轴[又怎么了?]




[狗蛋最近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令妃见皇上不太搭理,上前一把花鸟图合上,继续抱怨

[庆妃说他昨天上树掏鸟窝,差点摔了,把我刚做的袍子弄破了,回来还推到奴才身上!]




皇上按按鼻梁[这上房揭瓦的本事不是你教的吗?]



[可出事了他就赖别人啊]



皇上笑道[主子有事不该奴才受着?你魏璎珞就没拉人背过锅?朕可不信]




[可他让我知道真相了啊?]




。。。




[撒谎都不会,真不像我生的!]




皇上大概也是不知道如何接令妃的话,盯着她一阵无语




[哼!还没我的狗剩机灵]




您的重点错了吧?






3.一早,安在延禧宫的人回话说皇贵妃最近因筹宴忙碌,觉都没睡个整的,皇上听后就[嗯]了一声。




待批完案上一堆新进的折子已是深夜,皇上伸个懒腰,让摆驾延禧宫。




皇贵妃果然还在核对单子,但见皇上来了也没抱怨,行过礼后坐着继续对。




皇上喝了口茶,让人摆了棋盘要对弈。




[臣妾这不忙着呢,臣妾一定下不过您的!]




皇贵妃商量未果,只能陪着,不一会儿就脑袋一点一点的。




皇上放下棋子[夜深了,不下了,睡觉]

[利落]驴的八卦日常13

咱家来啦!♪٩(´ω`)و♪


1.令妃的头胎皇上很是看中,事事过问,处处小心。



令妃自己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一过了安定期就到处串门子,今天去这个妃子宫里下棋,明天去那个贵人听曲儿,把皇上的嘱咐全当耳旁风。



于是,被禁足了。





皇上刚进延禧宫就听见令妃抱怨

[是本宫生孩子还是皇上啊,这是要憋死我吗?]




皇上一把拉住咱家。





啊……听墙角的生涯永无终结




[我看皇上啊就是不想我过得逍遥!哼( ´◔ ‸◔')]




哎呦喂,您快住嘴吧,皇上脸又黑了。







2.令妃显怀那会儿,肚里的孩子经常闹腾,惹的令妃睡不着,然后皇上就很气



[哼!叶天士到底有没有尽心?!]




皇上偶有失眠,在养心殿也歇不了多久,差咱家去问延禧宫那位的情况。




延禧宫那位最近能吃能喝能睡,您就放心吧!




[哼!朕都睡不着!她还真是心宽!]







皇上的心,海底的针……








3.令妃出身市井,虽然进宫多年,有些事儿吧还是改不掉。


比如……给孩子取名




当年怀着昭华公主时,令妃便多次给皇上表态自己想生个阿哥




真乃后宫直肠子第一人。。。




为了这个愿望,令妃给未出生的孩子取名[狗剩]



这名儿真是……




[皇上您不知道,小孩子取个贱名儿才好养活]


[是女孩儿的话……]


[一定是个阿哥!反正这名男女都能叫的]





看着对方大腹便便,皇上没有坚持。



结果……





可怜的昭华公主,皇上当年真的尽力了。


[利落]驴的八卦日常12

随机掉落的更新,咱家来啦!✌🏻


1.今儿陪皇上的任务进行地很顺利,没有半截话,没有会错意,当然也没有转过去。



结果回养心殿后皇上突然上下打量了一下咱家。

这……难道是哪儿穿戴不合规矩?或者咱家脸上有脏东西?或者……



[李玉你这袍子该换了]


啊,皇上要赏赐新袍子了吗?真是皇恩浩……



[上次令妃说的朕还没注意,你确实最近又胖了]




。。。


为什么胖您不知道吗?

上次娘娘心血来潮,一口气做了一堆奇奇怪怪的糕点,是谁吩咐要奴才毫无痕迹完美消化的?!




咱家只能脸上笑嘻嘻……





2.皇上又赏了令妃一把好琴,让其务必在下月之前有所进益

[你不是自诩杂家吗?琴艺拿不出手能行?]



令妃这次答应地出奇快,还主动让皇上当师傅,皇上很是欣慰。



于是,令妃天天准时报道,养心殿开始了琴声天天相伴的日子……




生不如死……




后来,皇上开始以政务忙为由,让咱俩拒绝令妃进殿。

她便直接让人把琴架在殿门口,硬是要弹上几首才罢休,美其名曰为皇上缓解批折子的辛劳(咱家不清楚是几首还是一首,不间断,音儿真的都差不多)




没过几天,皇上便单方面宣布令妃已经可以出师了。




只有简单的一个要求

[别说朕有教过你琴]





3.咱家日前儿不慎摔了一跤,伤了腿骨,皇恩浩荡令咱家休息,让德胜那小子替了些日子。



咱家可能是长胖了些。。。。



这天夜里正嗑着瓜子,德胜照例过来回禀情况,他一把抓住咱家的手哭的异常伤心。



小崽子,知道咱家的辛苦了吧?哼( ´◔ ‸◔')



[公公,今天令妃又跟皇上提出要把奴才拉去延禧宫伺候,皇上那眼神,奴才好怕嘤嘤嘤]




(ㅍ_ㅍ)

[利落]驴的八卦日常 11

咱家又来啦,祝大家中秋快乐♪٩(´ω`)و♪


1.中秋节到了,皇上按例赏了各个主子一些物件,延禧宫现在乃是后宫独一份儿的,但今年东西也并不稀奇。

这不,那位正给皇上抱怨呢

[臣妾还以为有什么西洋的新鲜玩意儿呢?]

[这么多年了,年年过节,还能回回都给你弄些新鲜的?别耍小孩子脾气!]



令妃娘娘憋了憋嘴,破天荒地没反驳。


[再说了,朕年年在这儿陪你,不就是最好的礼了?]



哎呦喂令妃脸红了,皇上干得漂亮!





2.令妃虽然已经生育了好几位阿哥格格,这心性儿啊,却一点都没变,用皇上的话说,叫[八成上辈子是猴儿,才这么能折腾]



上次,令妃带着几个小孩子去喂鱼,内务府准备的鱼食儿全部用光了。

结果,那池塘的锦鲤纷纷翻了肚皮。



[这么多鱼都能被你喂死,你也是真行啊魏璎珞!]

[嘿嘿嘿谢皇上夸奖!]

。。。



这令妃的脸皮,值得咱家学习啊





3.令妃生病时皇上会比往常更爱皱眉垮脸,弄的奴才们大气儿都不敢出,而生病的那位却把这当成机会



[皇上,上次那个西洋火器,臣妾也要玩儿!]

[皇上,臣妾要您喂着喝药!]

[皇上,上次上供那盆兰花,臣妾瞧着真漂亮啊!]



这时候皇上大都会惯着她一一应允。



一般都会……


[皇上,臣妾宫里分的人都好丑,臣妾都不好意思带出去走动呢!]

[忍着]

(ㅍ_ㅍ)



原则问题,皇上是不会退让的……

[利落]驴的八卦日常10

最近有事没更,sorry啦( ̄▽ ̄)~*


咱家又来啦!小心心评论走起不要停!!

1)(接9)
雨停了,但令妃娘娘还在生气。
因为她不说话。
就是不说话了。


回了乾清宫这皇上终于憋不住服软了[朕让你闭嘴是不让你说下雨那件事儿,没让你不说话。]
令妃握笔写道[臣妾愚钝,怕理解不了,还是直接不说话了。]
[你!]
重新拿出一张纸,继续写[臣妾告退]


令妃写完,将纸立着举过头顶,敷衍地拜了一下,退了出去。


您又玩火!




2)延禧宫的小全子听说他要调离延禧宫,慌了。
[李公公,小的跟在令妃娘娘身边,一直尽心伺候,怎的突然就要被派到万岁爷跟前儿去啊?]
嘿!去乾清宫伺候是想都不敢想的福气,你小子哪儿来的胆儿挑三拣四的!


[李公公……这……]
真是笨!不会找你主子去啊!


最后小全子也没来给咱家打下手。


[皇上,臣妾宫里就靠小全子洗眼睛了!您怎么这么狠心啊!]


皇上别瞪咱家啊,咱家口风很严的!真的!比真金还真!



3)这不要过年了嘛,皇上听说令妃娘娘自己扎了红灯笼,便去乾清宫瞧,恰巧赶上令妃自个儿挂灯笼。


于是,皇上又开始数落了
[这种事让底下奴才做好,你去掺和什么?!]
[这灯笼都自己做了,当然也要自己挂上去才好啊]
得,您总是有自己的道理。


[年纪不小了,当心摔着,赶紧给朕下来!]
咱家也见扶着梯子的奴才战战兢兢的,您快下来哦~


[万一踩空了,不还有陛下在吗?您会接住我的。]
[朕腰不好,谁爱接谁接!朕……]
皇上话还没说完,令妃突然尖叫一声,身子向后倾斜。


皇上站的地儿离梯子不远,一听立马冲了过来,结果……
[哈哈哈哈臣妾说皇上回来接的吧?]令妃好端端地扶着梯子[您没看您刚刚的表情哈哈哈]



我的娘娘呦,这人发脾气了,最后还不是您自己哄?歇歇吧。。。

[利落]驴的八卦进行时 9

祝贺完结!感谢大家喜欢这些日常小段子!


咱家又来啦!小心心评论走起来!

1)皇上今天精神气儿不错,又开始批评起了令妃娘娘的字。
平常只是翻白眼不理的令妃火气突然上来了[臣妾又不去考功名,再说了,术业有专攻,臣妾女工一流,皇上您行吗?!]
皇上这下被噎住。

咱家眼前突然有了皇上翘起兰花指捏住绣花针的画面。
等发现皇上不可置信的望着咱家,咱家才醒悟过来自己居然笑出了声儿!

我的老天爷啊!!皇皇……皇……上奴奴……

令妃娘娘您可别光在一旁幸灾乐祸啊?!救救奴才啊!!!

[……转过去!!!]




2)皇上正在批阅奏章,突然把咱家唤了进去。

[最近内务府人手还够吗?]
等五月放出去一批,又会再进来一些。

[唔……选小太监主要看看是否本分机灵,其余差点没关系]
皇上这意思是……

[长得丑点也没事儿,把最丑的分给延禧宫就是了]


哎呦……我的皇上哟




3)皇上和令妃散步,突然下了骤雨,干脆就留在亭内等雨停,身边儿就留了咱家和珍珠伺候。

皇上突然问令妃是否记得那天大雨给她拿伞。
令妃恍惚了片刻,笑着点头。

[也不知道躲躲,脑袋进水可不容易出去。]
令妃娘娘也不恼,侧身挽住皇上的胳膊[皇上那天是专门来找臣妾的吗?]
僵住。

[是来专门送伞给臣妾的吗?]
。。。

[难不成……皇上从那个时候就已经……]


皇上马上捂住了令妃的嘴[你给朕闭嘴吧!]

[利落]驴八卦番外之 驴和弹幕有个约会

弹幕梗蛮多的,手痒也写了,大家食用愉快,周末愉快!
小心心评论不要停!心中弹幕走起来!


1)皇上上朝时间都很早,李玉照例没有打扰令妃,在外间悄声为主子穿戴。

[艾玛,小四这么早,好惨!]
[老子旋转跳跃还闭着眼,大猪蹄子就上朝,勤奋耶~]

李玉看见眼前飘过的字,惊了。



2)李玉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趁着皇上上朝活动活动眼睛,果然没有什么奇怪的字飘过,应该是幻觉。



3)下朝后皇上回了书房,令妃过来伺候,李玉供了茶,刚要退出,眼前又飘过了字。

[利落同框截图,冲鸭!]
[猪蹄儿又要盖章了吗?]
[魏姐你好娘啊!]



4)李玉小心试探,发现只有皇上令妃在一起时,他才会看见那些奇奇怪怪的字,而且,只有他能看见。

老天爷,这是您显灵了吗?是要告诉咱家什么天机吗?!



5)宫里每天的生活按部就班,天降祥瑞这种事居然落到李玉一个奴才头上,他是万万不敢声张的。

看了一段时间,他大概明白了
[魏姐]指的是令妃,毕竟是令妃姓氏,不过为什么要称其为姐?
[大猪蹄子]……怎么看着像是……皇上。皇上英明神武风流倜傥,又不胖,怎么就猪蹄了?不愧是老天爷,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驴]好像是咱家……咱家长得哪儿像驴了?矮油,老天在夸咱家可爱呢!真是开眼啊!


不过其他的还在研究
[23333]是什么?
[(づ ̄³ ̄)づ]这又是什么符号?天书吗?您要给指引,也要咱家能明白的啊!
[驴的屁股有点想踢]嘿!这句!咱家也学了一句话来着!

[您是魔鬼吗?]

[利落]驴的八卦进行时 8

再次多谢您的评论和小心心!咱家又来啦!

1)大选,皇上在御书房临了帖才过去露面,望了一圈,问[令妃呢?]
[令妃说身子不适,没有出席。]
[哼!]

皇上克制,克制!您嘴角要到耳根了,底下的花骨朵还以为有戏呐。
作孽哦……

晚上皇上没去几个新进的小主那儿,留在了延禧宫。
[魏璎珞你作为后宫妃嫔,怎可如此善妒!]

呃,皇上,您的表情别这么开心,令妃娘娘也许会乐意放下针线,回您一个眼神。




2)有次,皇上心血来潮去延禧宫坐坐,还不让咱家遣人先去说一声儿。这不,又撞上令妃去了太后那儿,扑了空。

皇上倒也自得其乐,看看这儿翻翻那儿,最后兴趣落到了那个伴了令妃很多年的秋千上,坐上去荡着发呆。

咱家发誓这是近年来咱家最懵的一次。
因为……
秋千断了……

幸好奴才们都离得远,皇上动作快,应该没被看见……吧


咱家随驾火速回了乾清宫,皇上命谁也不准打扰。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每每去延禧宫,令妃都莫名喜欢荡秋千,还一定撒娇让皇上来推。


令妃的这一请求皇上表示都听不见。



3)刚进宫不久的李贵人又来乾清宫送东西了,咱家按例回禀后准备出去打发了,被叫住。
[让她进来,然后去延禧宫,让令妃过来伺候。]

我的皇上呦……

不一会儿令妃就来了,被咱家以李贵人在内为由给拦下了。
令妃愣了一下,随口便问[李公公你什么意思,不是皇上让本宫来的吗?为什么又不让进去?]

娘娘您这声儿也太大了!

[既然有李贵人伺候了,那本宫也不在这儿瞎转悠了!回去吧!]
跟着便狠狠跺着花盆底儿走远几步,又悄悄走了回来。
您这是……

[一]令妃做着口型。
[二]呃……

还没做三,皇上便冲了出来,和令妃撞个正着。



这李贵人的莲子羹也太甜了,都这么久了也没个长进!

[利落]驴的八卦进行时 7

咱家昨日手头破事一堆,底下小的没一个省心的。哎,没来得及跟您聊上两句,这便补上啦~



1)这皇上令妃不是都喜用点葡萄嘛?每每令妃就爱和皇上抢,特别是抢皇上已经捏在手里头的,您说这要多少有多少的,何必?

[魏璎珞你猪投胎啊吃这么多]
[皇上干嘛那么小气嘛,还有人多啊]
[朕不和你这女子一般见识!]
嘴上不说,那表情可是气的够呛。

结果令妃有办法,往后一坐,一把拉住皇上躺在自己腿上,吓了得皇上双下巴都出来了。
[魏璎……]被塞了颗葡萄。
[好吃吗?臣妾亲手剥的哦]
(ㅍ_ㅍ)




2)有了上次的事儿,皇上有天晚上去了延禧宫,特地吩咐咱家带了一堆葡萄。
次日听小全子说,寝殿里到处都是紫色的葡萄汁儿,可难打扫了。


我的小崽子你可闭嘴吧,旁边的明玉脸都红透了(ㅍ_ㅍ)




3)这五阿哥也是个孝顺的,就是这唠叨的毛病,哎呀别说咱家,储秀宫管事王嬷嬷都望尘莫及。
有次令妃娘娘难得主动来乾清宫伺候,样子急匆匆的。结果五阿哥后脚就来请安了。
待到咱家去添茶时,屋里却只有陛下和阿哥。
[上次贡上来的新茶,让永琪带点回去,没事跪安吧]
皇上对五阿哥也是宠爱非常,这次急着赶人也是少见。


送走五阿哥,咱家贴着宫门等令。就听见里边令妃娘娘的声儿了。

[走了?]
[你看看你这什么样儿!当母妃的人了还躲到桌子底下。]
[您不知道他有多唠叨,躲都躲不掉!您快拉臣妾一把,腿麻了!]
[该!]
(ㅍ_ㅍ)

[利落]驴的八卦进行时 6

多谢您的评论和小心心,咱家今儿又来了!


1)令妃娘娘去圆明园那段日子,皇上会时不时发呆。盯着一大桌子膳食,魂儿照样飞,回过神儿来又一副懊恼的样子。

一旦那边来信,皇上都要仔细品读,对,是品读,就差鉴赏了。
[这次字有了点进步]
[这什么形容词儿]
[胃不好就不要贪吃了]
[就知道讨太后欢心,要是对朕能有……]
自言自语还没讲完,陛下就斜眼瞄了眼咱家。

嘿嘿嘿,奴才没听见,是聋子!真丶聋子!
[转过去!]
哎呦咱家的屁股……



2)身为太监总管,那威严是要立。
徒弟几个,徒孙更是一群,那些还想攀附的崽子都排城墙根儿去了。
不过,皇上这踢人的习惯嘛……
奴才真心想去给皇上求个恩典,要不……踢屁股的事儿都集中在延禧宫可好?毕竟在那儿被踢的最多,面儿早就没了,其他地方,您就换个法儿呗?

哎,这种作死的事儿还是算了吧……



3)皇上又跟延禧宫那位杠上了。
派咱家准备了一堆训话,说是要当着面儿数落完才够。
恰逢令妃身怀龙子,早就免了跪礼。所以,情况就是……咱家站着她坐着,咱家说着她听着……然后无聊玩着护甲。

[令妃可有说什么?]
回皇上,令妃娘娘说知道了,一定闭宫好好思过。
[这魏璎珞是反了!有本事她就闭一辈子宫去吧!!!!]

晚上皇上去了延禧宫。


咱家闻着那浓郁的栀子花味儿——啊,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