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鬼故事的正确使用方法

周末,明楼在客厅里给两个弟弟讲昨天从学长那里听来的鬼故事。倒不是多吓人,胜在故事结构精巧,情节不老套。


明台年纪小坐不住,听一会儿就开始满屋子跑,有时回头听个半截就会打断提问,刷一波存在感。

明诚则是乖乖坐在明楼旁边聚精会神地充当脑残粉,明亮的眼睛瞪得像两个小铃铛,小手紧紧抱住抱枕,伴着明楼刻意压低的声线不住地抖,然后不断地向明楼蠕动。
靠近,靠近,再靠近……



夜晚,刚因独立睡觉被大大表扬的明台,看着窗边时不时被风扬起的窗帘,奇迹般回忆起明楼提到的一个情节,吞了吞口水,下床一路小跑敲开了明镜的卧室门。

第二天,明楼被骂了一顿。



下一个周末,明楼又有了新的故事,拉着明诚跟他仔细叙述。明台好了伤疤忘了疼,悄悄靠过去听了一小会儿。
当晚,明镜又看见了可怜兮兮地拖着枕头的老幺。


第二天,明楼被打了一顿。



又不久,明台再次来敲门,明镜忍无可忍,不顾月色,抄起皮鞭下楼就准备开揍,结果碰见了正准备进明楼卧室的明诚,小家伙噙着泪水,看起来也被吓得不轻。



明镜( ≖_≖​)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