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秘密(一发完)

脑洞,请忽略东西方的不同,毕竟很久没有如此粗长了。。。。




收到录取通知书时明诚8岁,抓着信盯着窗边的猫头鹰不知所措。福利院嬷嬷已经多次担心开支,小明诚索性硬着头皮穿过了墙,带着可怜的小包袱登上了火车。

新世界的大门彻底打开,周围同龄人对各种超乎寻常的景象都见怪不怪,早熟的明诚冷静地看着飞过的鬼魂和活动的照片,内心飞奔着一万只神兽。

分院帽犹豫了一会儿,将明诚分在了格兰芬多,周围的孩子欢呼着迎接他坐下,小白杨般的孩子第一次笑开了花,眼神越过众人,无意中对上了另一个男孩。
说男孩可能不准确,对方明显比自己高好几级,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眼镜,一脸的文质彬彬。发现对方在看自己,他挑了一下眉,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明诚赶忙收回目光,原来斯莱特林的学生真像大家说得这么邪门,多看一眼都心慌慌的。


学校的生活丰富而充实,明诚聪明悟性高,性格随和又好相处,很快就融入了大家,学习进步也很明显,时不时还能帮学院加点分。
不过不是什么事都一帆风顺的。
这天,斯莱特林的三个捣蛋鬼又来找茬:“呦,这不是我们的优等生明诚同学嘛?怎么?又没钱参加活动了?要不要我借你一点啊?”

有人的地方就有高低贵贱,钱是怎么都越不开的事。明诚再怎么努力,都不能打消富二代们对他不能参加课外活动的嘲笑。

虱子多了不怕痒,刚来的明诚还会争上几句,现在连一个眼神都欠奉。正准备越过三人,为首的挡在了面前:“一穷小子还这么目中无人?”“你们一天到晚有完没完?想找打是不?”火爆的李熏然从后面钻出来,卷起袖子要干架。明诚一手拦住,准备开始嘴炮。

“没事做吗?”
一个声音响起,刚刚还拽着的三人立即焉了,让出道,声音的主人被簇拥着出现在明诚眼前。



是分院那天的学长,明诚早已知道他的名字,明楼。
姓明,和明诚同姓。明诚的名字是嬷嬷取的,意为光明诚实,直白易懂,但和这位一比,那真叫同姓不同命。
明楼乃上海豪门明家长房长孙,进了学校一路NO.1,老师们都乐意给其开小灶,本人不屑任何学生会和社团活动,除了同样出挑的凌学长,对其他人都不太爱搭理。
优秀的人走哪儿都发光,如此高冷的人,身边却总是一大帮追随者,大家总是愿意跟着,弄得回宿舍像出去掐架,进教室像明星见面会。


规矩还是懂的,明诚首先开口:“学长好。”身后的小伙伴也跟着一起打招呼,连暴躁的李熏然都莫名安静了下来。
“嗯。”明楼随意地应了一句,瞥了一眼旁边战战兢兢的三人组,抬脚离开。见没戏可看了,本来准备围观的其他同学也纷纷散开假装看风景。明诚望了望明楼离开的方向,拉着还想揍人的李狮子快速离开了现场。


另一边,凌远意味不明地问了明楼一句:“你不是去魔药课老师办公室吗?我记得应该不会路过这里才对。”(≖‿≖)✧




明诚开始勤工俭学了,说是勤工俭学,多数都打着校规的擦边球,毕竟有风险才有市场。目前销量最好的是鼾声模仿球和长着翅膀的书袋。

这天,明诚接了订单,对方要送魔力耳塞,让送到教学楼后面的花廊下。
耳塞其实很鸡肋,这东西是明诚刚开始干时被拉文克劳的梁仲春强行安利购买的………好吧,多的我都已经从他那里捞回来了……不过滞销的东西有市场还是让他高兴,毕竟损失少点是点,说不准是哪个初学者需要呢。


明诚如约到达目的地,却碰见在廊下看书的明楼。
什么情况?他不是一直前呼后拥的吗?!为什么要在我做生意的地方读书?!我该怎么办?!逃走?!那这笔就黄了!!还是上去打招呼?!我疯了吗?上去打招呼然后说“你好你可以走开吗我要做生意”?!


正当明诚打定消失的主意,明楼抬头看到了他。真是哔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学长好巧,你也在这里啊?”
“不巧。”明楼一字一顿,“我在等你。”


明楼要买耳塞?!不是施个咒语隔音就完事儿了的事吗?对方的答案是:“施咒静音不是对别人很不尊重吗?”原来你是觉得当着他人的面戴耳塞是尊重的。(ㅍ_ㅍ)

明诚一番腹诽,交易完毕准备撤退。明楼突然开口:“你在学校里兜售这些真的没有问题吗?”
这是在威胁吗?你不也买了?好吧,说明楼买了对耳塞估计也没人信……
看着明诚吃瘪的脸,明楼微微一笑:“据说秘密能最快拉进人之间的距离,那这件事就当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了。再见,明学弟。”说完拿书走人人,留下明学弟,一脸懵逼。谁想跟你拉进距离啊?!



明诚倒不担心明楼会到处宣扬,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梁仲春那个大嘴巴。不过后来发生一件事,让明诚更不用担心了,因为他也发现了明楼的秘密。


最近新闻说有个阿兹卡班的囚犯越狱,为了保证学生安全,魔法部派了摄魂怪驻守校外,并且严禁学生靠近校园边境。


这晚,明诚又做成一单生意,为了赶在老师发现前赶回宿舍,财迷诚选择通过树林抄近道。结果发现了往边境走的明楼。
这么晚还往那边多危险,明诚看着行色匆匆的明楼,忍不住好奇地跟了上去。


要说人倒霉了喝什么都塞牙。明诚今天明显忘了给自己占卜一下,还没到边境,明诚就感觉四周突然冷了下来,内心莫名惶恐起来。一回头,一只摄魂怪正从后面快速接近他。

明诚吓得坐在了地上,四肢动弹不得。眼见摄魂怪马上要靠拢了,明楼突然出现挡在了前面,举起魔杖召唤出了守护神——一只梅花鹿。梅花鹿被强烈的银光包围着,毫无畏惧的冲向摄魂怪,霎时周围大亮,摄魂怪没了踪迹。


明诚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背影,脑袋一片空白。确定安全后,明楼蹲下身查看明诚伤势:“能站起来吗?”明诚回神,短促回答:“能。”


明楼扶着腿软的学弟往回走,跟踪人的明诚尴尬地不知如何开口,结果明楼先解释了:“现在不比以前,教学练习只是幻影,我很难真正接触到摄魂怪。这段时间是难得的机会,我不想放弃。希望你能替我保守秘密。”

面对冒险救下自己的学长,明诚不愿用干巴巴的一句很危险来泼冷水。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笑道:“就当是我们的秘密?”明楼愣了一下,回道:“好。”


明诚随即蹬鼻子上脸:“作为交换,你教我呼神护卫吧!”
“……”


后来,明诚学会了这个咒语,磕磕绊绊地召唤出了自己的守护神——一条眼镜蛇。
怪不得分院帽之前想让我进斯莱特林。明诚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

对话有恶趣味,请见谅哈哈哈哈哈~

[谭安]中秋特辑 续

好歹中秋佳节,特辑真不是BE😂
都在呼唤续,我就……写一段?
其实也不叫续……



阿牛是醉仙楼的跑堂,等级最高的那种。
醉仙楼能成为盛京的餐饮龙头,有着严格的等级管理制度,酒楼一共三层,一楼大厅,二三楼包厢。能进入三楼的那都是非富即贵,阿牛表示自己好歹是最高层的,一般的贵人都已能应付自如,不过,今天来的这两位还是刷新了他的认知。



一对男女,只带了四个护卫,排场很是低调。男子的穿着看不出身份,不过看料子的暗纹,那刺绣那做工,锦绣坊都不一定能做出来。
女子带着粉色帷帽,衣料也是顶好的,不过像是前年贵女流行的款式,大概也就七成新。不过她似乎不以为意,举手投足像穿着凤袍般自如。

两人应该是夫妻,从进店开始就一直牵着手,上楼时男子还半搂着对方,姿态十分亲密。

抛开有奇怪落差的穿着,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悄悄扫了一眼,阿牛下了定论。
引路时眼观鼻目不斜视,把贵客安置在包厢内,正要沏茶,一旁的护卫挡在面前,一脸的油盐不进。

“没事,既然来了就要享受他们的服务嘛。小二你别理他。”男子落座后一脸无所谓,本来吊儿郎当的姿态,配上那张出色的脸和仪态,竟然完全无损高贵之相。

护卫得令后退到一旁。
阿牛继续刚刚的沏茶工作,只听男子开口:“把这东西取下来吧,把我们安迪美丽的脸都遮住了。”


青天白日的,这会不会……太……

“你真的越来越无所顾忌了,人多口杂。”女子发话了,和她的仪态一样,很是果断的口气。
说完一阵窸窸窣窣,应该是取下了帷帽。

阿牛低头做事,其实很想抬头看看,但不敢。

“下次别戴这个了,发型都乱了。”
“拜托,好歹为原主考虑一下,我们走了她还要嫁人的。”

不太能听懂……

沏好茶,阿牛熟门熟路拿出菜单介绍:“二位想吃点什么?”
“想吃什么?”
“随便。”
“那就招牌菜都上来吧!”

阿牛愣了下,毕竟醉仙楼连招牌菜都有好几页,刚要确认,女子发话了:“我们谭总钱多没处花吗?你现在用的可不是自己的钱,你的纳税人都要哭了吧。”
女子似是扫了眼菜单,快速指了几个:“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几个,差不多了,上菜快些,我们还有事。”

阿牛连忙领命记了菜,退出去之前,大着胆子抬眼瞥了那夫人的脸。

好吧,脸也是相配的……(ㅍ_ㅍ)

“又不是工作,放轻松点。”男子的笑声被门掩住,护卫随后挡在了门前,都是一副死人脸。

阿牛保证自己是以从业来的最快速度在传菜,呃,可能是被什么怪力支配了吧……


再次进入包厢,只见男子单手托腮,右手不住地给夫人挑菜,眼神缱绻而温柔:“多吃点,最近都瘦了,何府的厨子都死了?”

夫人姓何?那这个贵人也就是何姓。
盛京姓何的有……

“没死,不过是不积极罢了,还有,我不是猪。”那夫人白了自己丈夫一眼,挑了一夹菜甩到对方碗里……阿牛发誓真的是甩!

那位何公子也不生气,从善如流地吃下菜,继续望妻。


我还是撤吧……有种受伤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对夫妻只坐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走了,让阿牛既遗憾又开心。
两个贵人完全没有上位者的傲慢,很是亲和。夫妻俩恩爱非常(当然除了何夫人时不时表现的嫌弃)。经过这次,阿牛决心好好对自己娘子,毕竟何公子那般的贵人都能把夫人时刻捧在手心里。


至于开心嘛……


看别人恩爱太久其实是件很伤人的事儿……(ㅍ_ㅍ)

[谭安]谭安中秋特辑 一发完

中秋特辑来了~
祝大家中秋快乐(∩ᵒ̴̶̷̤⌔ᵒ̴̶̷̤∩)



桂花愈加忙碌了,准确的说,整个厨房都已经四脚朝天。
自从被卖进何府,桂花彻底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才知道,原来花草可以如此整洁,吃食可以如此讲究,房子可以这么大这么气派。


何府的下人大都很和气,当然,除了切墩的李大娘……
“桂!!!花!!!发什么呆??!!还不快来理菜!!就知道偷懒!!!养你来干什么啊?”
其实李大娘也是刀子嘴……
“小蹄子快过来!!!哎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好不容易来个帮手的结果是个懒丫头啊~”
豆腐心……


中秋佳节为团圆,是一年中数一数二的节日。何府乃盛京世袭大户,二房老爷月前已官拜礼部尚书。为了一波又一波来道贺的宾客,管家大人要求必须拿出十二分精神应对中秋宴,出了岔子直接打出府,而且……怎么出府就说不准了。。。

娘我好怕怕((((;°Д°))))(刚刚是谁说大家都很和气来着?)一向粗神经的桂花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闯祸。
伴着李大娘“爱的教育”,终于熬到了中秋当晚。一切按部就班,只要宴会结束收拾完毕就可以回家呆上一晚再回。桂花愉快地哼着歌摘菜,心里早就飞起了 。


“桂花,把这个拿去卓秋园。”说话间,一个雕花食盒凑了过来。桂花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是小叶子。小叶子可是爷!能颠勺的都是爷!
桂花赶紧接过食盒:“一定要去吗?”“给主子送饭,你还敢推三阻四的?”小叶子翻了个白眼,扭过和自己名字极不相称的巨大身躯,整了整为了节日特地换上的围裙,摇摇摆摆地走了。


卓秋园啊,居然在中秋节还要去那里送饭。桂花瘪瘪嘴,拖起食盒一瘸一拐地往何府西边走。
说起这个卓秋园也是倒霉,本来是二老爷正房夫人的居所,吃食陈设在府里当年也是数一数二的。那二夫人好不容易怀了二胎生了儿子,结果孩子落地不久就高烧成了个痴傻的,夫人自己也亏了身子,不到一月便撒手人寰,留下刚出生的傻儿和年幼的女儿。女儿何府行六,名安,本来该衣食无忧的正房长女,因为不愿放弃自己的傻弟弟而一并被父亲厌弃,如今居然连府中宴会都不能参加,只能吃这么一盒吃食。


不过……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随便一个食盒居然都有八层!重死了!反正也没说一定要什么时辰送到,慢慢来呗╭(╯^╰)╮


卓秋园早已不是之前的繁华像,桂花进府时都已萧条到不行,通往园里的竹林是二夫人生前特地让人移种整理出来的,现在常年无人打理,各种杂草树木疯长,月光打下来,鬼影重重,更像画本里描述的灵异之地。
早知道就带个灯笼过来了 o(╥﹏╥)o 桂花腹诽着,往竹林深处挪动,一个拐角,听到有人在说话。



什么情况?难道真的有……((((;°Д°))))
“还好吗?”
“暂时死不了。”
被竹影掩着,桂花看不清楚,不远处隐约有两个人。

“那孩子长得确实太像我弟弟了,总感觉这不是巧合。”是女人的声音,清脆果断。
“原因还不清楚,不过回去的方法已经有眉目了,时机成熟前只能委屈你先待在这儿。”男人声音低沉,还蛮好听的。

呃回神桂花!难道是……偷情?!
桂花觉得内心的躁动因子被激发了!
“我急什么,我们谭总都一国太子了还能想着回去,我已经很敬佩了。”
太………子……太!!!子!!!!
太子那种天上的贵人不是应该在宫中吗?!


“又拿这个开玩笑?”男子笑了,“不回去也可以,把我们何六小姐娶过门当太子妃才行啊。”
那是女的是……六六六六六六……

“别胡说八道!”女子似乎生气了,抬手打了男子一下,“快回去吧,我这边出来久了也会有人怀疑的。”
说完女子转身欲走,男子连忙拉住。
“怎么了?”
“难得见面,就这么走了?”男子指指自己的脸,凑了过去。
何家六小姐愣了愣,而后似是无可奈何,迎了上去。


一阵风起,四周更亮了些。
桂花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画面。

错落的竹影越过翠叶散在二人身上。挺拔的男子一把将秀美的小姐搂入怀中,单手轻扶对方的脖颈,低下头,似礼佛般虔诚地吻下。男子的玉冠浸入月光,两人周身都透着晶莹的亮,光影衬着男女出色的外表,好似画中仙人,美得不真切。



桂花开始关注六小姐这个府中透明人,会在闲暇时去卓秋园门口徘徊,甚至开始期望有上次那种送饭差事。


不过她再也没有看见何六小姐和那位“太子”——不久桂花便被叔父赎出婚配给了一个同乡,彻底告别了在何府做工的日子。
就在嫁过去的那个月,两道圣光青天白日突降盛京,乡亲们都有看到,那圣光一道进了宫,一道消失于何府,坊间都在传这是上天示意宫里和何府有祥瑞。
再后来,太子娶了何九小姐,那位礼部尚书继夫人所出的娇人儿做了东宫女主人,何六小姐则嫁给丧妻的镇国公世子做继室,大家都说如此不受宠的小姐还有这样的归宿算是高嫁了,即使她是太子妃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桂花不信,也不理解,那画面那么美好,两人看起来是那么的相爱,怎么会各自嫁娶呢?他们不属于对方还能属于谁呢?
桂花坚信他们是相爱的,带着这份莫须有的信念,她经常悄悄给儿孙们说这个故事。



当然,大家都当她是开玩笑。

【伪装者全员】万万没想到 7

趁着鸡血,重拾当初的梗,貌似没有写春


【我叫汪曼春,是汪家大小姐,特工总部情报处处长】

听说明楼回来了,还专程来看她,汪曼春很高兴。迅速整理下仪容,飞奔下楼,下雨也不能阻止她轻快的步伐!

【师哥我来啦~~~~~·】

眼神相交,会心一笑,起跑,飞奔,定点起跳!

【师哥接住我~~~~~~~】

再次被师哥抱在怀里,曼春感觉自己获得了全世界,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传言没有错,真的长胖了,还长了不少。。。】


明楼回来就任副主任,还成了汪曼春的上司! 汪曼春欣喜万分,每天上班都能看到他,穿工作服就像穿情侣装一样(羞涩),完美~~~~

【当然,除了梁仲春那个阴魂不散的】

梁仲春拄着拐杖微微驼背,笑道:汪~~处长,别来无恙啊,听说您现在是南田长官跟前儿的红人了。

【笑什么笑,老娘迟早是真正的一把手,╭(╯^╰)╮】


【万万没想到,我最终的死因是rap /(ㄒoㄒ)/~~】

汪曼春抓了明镜来与明楼对峙,他还是那么骄傲的站在那儿,义正言辞:放了我大姐,我放你一条生路。

【喂喂喂,现在是我居高临下占据有利地形,是我拿枪指着你大姐,你是不是搞错了】

明台果真现身,结果直接先对着明楼来了几拳,然后天雷勾地火(?)的拿枪对指。

【喂喂喂,这场戏是我的杀青戏,我戏份很重的好伐,不要心机的刷存在感!】

明家兄弟开始了RAP,当然,这一切都是戏,当他俩一起拿枪对着汪开枪时,汪的表情是懵逼的。

【发生了什么……】


【马蛋,来世不要在我面前唱RAP,摔!】



一直是逗逼向的,结果感觉后面有点变味了。。。

【伪装者全员】一句话 42

我懒,我有罪

问:快过年了,有什么话想说吗?        

明镜:三个今年都要回家过年!我可是张罗了一桌好菜!

明台:一大波礼物正在逼近,双倍红包正在向我招手( •̀∀•́ )  

明楼:今年说什么也不唱了。

明诚:家和万事兴(^_^)希望不会发生什么尴尬的事…

南田小丸子自动略过。

梁仲春:今年应该能消停点了吧。

汪曼春:师哥酷爱带我去吃吃吃买买买!!

于曼丽:能陪我放完烟花再回家吗?

郭骑云:女票在手,天下我有!虾虾虾 

王天风:我先去吃了棒棒糖冷静一下

( •̀∀•́ )

【伪装者全员】一句话 41

破了40却还反复写三十多也是没谁了,谢谢留言的亲( •̀∀•́ )
我要悄悄改,免得丢人(・ิϖ・ิ)っ

问:马虎之于你,是…          

明镜:我好歹带大了三个,自认为还是蛮细心的(^_^)

明台:进军统后很少马虎了  

明楼:是致命的,不知会折多少人 

明诚:是致命的,会成为大哥的负担 

南田小丸子:马虎的是敌人就成(这美梦做得~)

梁仲春:你也不问问,仔细,乃我梁某人的代名词

汪曼春:我刑讯的时候从不马虎,不信你可以来试试(・ิϖ・ิ)っ

于曼丽:会连累明台,我不能承受这个后果

郭骑云:要人命的 ╯﹏╰我还想留命聊我女盆友  

王天风:马虎是什么?(正经脸)

(・ิϖ・ิ)っ

【伪装者全员】一句话 40

问:偷懒之于你,是…          

明镜:不可饶恕!我明家人可不会这样!

明台:请叫我明丶十段偷懒高手丶台  

明楼:偶尔摸鱼其实可以缓解压力

明诚:偶尔不帮大哥铺床算吗?

南田小丸子:军人可不能偷懒!

梁仲春:作为一把手,我可是绝对不会偷懒的(正直脸)

汪曼春:没有我们明长官坐镇,工作都没动力了呢 ≧﹏≦

于曼丽:明台会教我

郭骑云:组长请带上我! 

王天风:……还有我=_=

【伪装者全员】一句话 39

又要上班了╭(°A°`)╮

问:收假之于你,是…          

明镜:还不是我说了算(^_^) 

明台:天啊!!还让人活吗?!!   

明楼:又要被迫伪装了

明诚:又要开始骗人了…

南田小丸子:为了哔——(很久没消了,手都生了=_=) 

梁仲春:哎,没一天能清闲

汪曼春:又可以见到师哥了!( •̀∀•́ )

于曼丽:明台会明天按时报道吧

郭骑云:为国为民我愿意(ง •̀_•́)ง

王天风:希望今年招生指标定的低←_←

新年快乐(・ิϖ・ิ)っ

【楼诚】未完(短篇/灵异向)

还是短短短~又写灵异向,我也是够了……

明诚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情况。
按照中国传统,他应该是要过奈何桥喝孟婆汤;或者按洋人的说法上天堂下地狱之类的。他现在只是站在当时爆炸的车站旁,没人看得见他。
这应该叫变鬼魂了吧…明诚这样说服自己。
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不需要吃喝不需要睡眠,没有谁能感受他的存在…
去看大哥吧。是的,明诚觉得这是现在自己最应该做并且唯一能做之事。
要找到明楼很容易,当然容易,明诚对明楼的一切了如指掌。明公馆,伪政府办公楼,海军俱乐部,生活规律的明楼也只能出现在这些地方了。
明诚是在办公室找到了明楼的,他正严肃地向几个秘书布置经济救援工作。
他瘦了,明诚一眼便发现了他的变化。
明楼抽烟喝酒,但大多是为了工作。正经大户人家的少爷,更知道保养身体的重要性。其实,鲜少人知道,堂堂明家大少爷喜欢甜食。
甜食,和永远一本正经的明长官不是一个画风的东西,确实是明楼的最爱。明楼时常头痛,几乎天天都要吃药。是药三分毒,明诚请教了别人,说是适当吃甜食,用味蕾转移注意力可以缓解头痛。明楼试了,面对排山倒海的痛感,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这给了明楼一个发泄的窗口,头痛着至少嘴里是甜的,没有人能把他和稚儿零嘴联系在一起,这种私密的改变让明楼喜欢上了甜食。明诚看见大哥至少有了个偏好,心里也是开心的。
甜食加年纪到了的发福,明楼的体重最多保持,从未听说消瘦可以用来形容他。但是明诚觉得,现在这个词用到大哥身上挺合适的,配上他苍白的面色和眼里的血丝。
秘书领命离开后,明楼习惯性的用右手揉了揉鼻梁,左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咖啡杯凑到嘴边,什么都没喝到,杯子早已见底了。明楼一下愣住了,似乎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手臂保持着举杯的动作。
明诚就站在一旁,下意识想接过杯子。当手虚无地穿过,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况,无奈收手,看着明楼发呆。
他应该是在发呆吧。优秀特工必须摒除的人类恶习,指挥着他们的人却正做着。明诚觉得如果是平常,自己早就开口嘲笑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明楼回神放下了杯子。
进来的是秘书,说司机已经到了。
明楼起身取下身后衣架上的外套穿在身上。明诚皱眉看着衣服上的少许褶皱,堂堂明大少爷居然衣服都不熨好,真是懒得可以了。
这时,感觉有人在后面戳了戳自己的背,明诚惊讶的转身,看到身后站着一黑一白。
是了,给的时间怕是也够多了。
明诚想到此,赶紧回头望向明楼。
即使一直朝夕相对,闭着眼都能画出的样子,他也要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要把他的形貌印在眼里,刻在心上。
黑白催促着拉扯明诚。明诚睁大眼,目不转睛地望着明楼整理好衣装,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要结束了,明诚放弃了挣扎。

“阿诚,等着,不会太久了。”   
明诚猛的抬起头,看着明楼淡然的拉开门走了出去,笑了。
呵,说得轻巧,那也要看我能在孟婆汤前赖多久了。


END

【伪装者全员】一句话 38

冬至愉快

问:冬至节之于你,是…          

明镜:三个都得给我回家,立即!马上!

明台:羊肉汤!饺子!汤圆!通通都要!还有,节日是不是都能得到礼物啊?  

明楼:我们一定要早点下班……

明诚:……而且下班前要先打电话问问大姐还缺不缺什么菜( •̀∀•́ )

南田小丸子:纳尼(⊙o⊙) 

梁仲春:回大老婆那儿过节,第二天再去安抚小的

汪曼春:没有师哥的陪伴,真冷(>_<)

于曼丽:明台要回家陪家人

郭骑云:和女票的约会,要早早定位置(ฅ>ω<*ฅ)

王天风:楼上的带我一起呗(・ิϖ・ิ)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