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伪装者][楼诚]不知道你们几分钟能看完

我是明小台,今天要说一个闪瞎眼的故事。

对了,本节目是由为国为民的军统特工学院协助制作播出。



我是一个高富帅,本来要去香港上学,结果被拐去学当特工。我在学校成绩优异,毕业后就被分配回了家乡。

这个中年英俊胖子是我的大哥,当时祖国被侵略,他却还卖国求荣当汉奸,因为他戏份多,就叫他男主角吧。他还有个同当汉奸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二哥,是个全能天才,只要是你能想到的他都能办到,因为他的戏份也很足,就叫他主角男吧。


我有天被上级指派去杀男主角,我就很气啊,明明知道他是我大哥还让我去杀他,都不知道换个人吗?其他特工都死光了吗?然后我就去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原来男主角和主角男都是特工,他们都知道我的计划,于是顺水推舟把侵略国的大魔王干掉了。


为了洗脱嫌疑,男主角还打伤了主角男,你问为什么他枪法这么准,当然是因为他是主角啊,没在怕的,神枪手都只是基本标配啊。你问主角男为什么中枪还能到处走,还能喝红酒,当然因为他是主角啊,在敌人面前演技超群没在怕的。


我知道了真相,就气地回家理论,推了主角男,和他们上演了一场“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吗”“我再无情再无耻再无理取闹,也没有你无耻无情无理取闹”级别的rap。
最后主角男吃着苹果看着我和男主角打架,问我们为什么打架如此精彩,当然是因为我们都毕业于特工学院啊,到了特工学院学习,你也会变得超能打架的!



主角男的伤口因为被我推了更严重了,男主角骂我没脑子后,就关起门来为他处理伤口。注意,是关着门哦。
因为我要道歉,所以就推开门了,然后眼睛就瞎了。


最后我为了报复他们,煮了特别难吃的面,结果他们还是很给面子地吃掉了,我很感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家里有门,那么进门前一定要先敲门,不然眼睛就会瞎的,这也是有礼貌的表现啊,keke ~

[伪装者][楼诚]不服?憋着!

1.明台双枪在手弹无虚发。
王天风吩咐明台子弹不受限。

打报告的郭骑云不服,憋着!


2.汪曼春约明楼吃饭,被对方以家事为由第N次拒绝。

看着远去的汽车,汪曼春不服,憋着!


3.梁仲春货又被扣了,致电明诚割肉求解决,对方答曰等我画完这幅画。

刚送了小黄鱼的梁仲春不服,憋着!


4.明台恒丰银行背锅,刚暗自神气一会儿就被明诚当众教育。

“花花公子纨绔子弟还包女人”的明台表示不服,憋着!


5.明镜为跟踪一事开罪明楼,明楼让明诚顶上。
跪着夹在明氏姐弟间的明诚不服!

不服!
真不服?
哎呀晚上关上门慢慢说嘛!
不要气嘛!

[楼诚]你的江山?不,是你的江山 6

1.明诚来回摸着外袍边的龙纹,瞥了眼一旁微眯着眼,老神神在的民工揣摄政王。
是大哥吗?
他一点都看不出来,一点熟悉的小动作都没有,毫无头绪。


2.明楼摆好姿势等待进攻。
他知道皇帝一直在瞟他,不过这完全不能说明什么,他的确急切地想确定,但敌动我不动,自己不能是稳不住的那个。(你确定?)
“咳咳”皇帝清了清嗓。
来了!明楼缓缓睁了眼。


3.对方不出招,明诚只能先下手为强,他望着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微微一笑:“看着摄政王已康复,朕就放心了。”
“谢陛下体恤。”对方起身一揖。

冷场。
持续冷场。


4.“摄政王落水的地方与朕同在一处,这是巧了。”
“的确。”
“不知摄政王对今天礼部的祭祀安排有什么看法?”
“陛下定夺就是。”
油盐不进!

小春子暗地在心里打了个哈欠,当主子的说话就是麻烦。


5.明楼看着那双鹿眼越瞪越圆,脸越憋越红,鬼使神差蹦了一句:“臣落水后头疼的毛病倒是没再犯了。”
为什么要说这句?!
疯了吗?!!
摄政王不头疼怎么办!!!!??
赶快想法圆回去!!!


6.小春子被皇帝轰了出去,一脸懵逼,关殿门时恍惚听到摄政王来了一句:“阿诚别怕,我在。”

哎,值夜久了真伤身啊,俩耳朵都幻听了。

[楼诚]这是什么歌?

大概是太无聊了。。。

1.一个明楼,一个明诚,当汉奸,去坑骗。
一个骗那曼春,一个忽悠仲春,盒盒盒,盒盒盒。

2.他比烟火还绚丽,不像那鸟儿会迁徙。
他是只自由的风筝,怕我痛苦才停留,温暖的线索在我手中。
如果你能永远降落,不管天空有多辽阔。
可知我的心在乱世太寂寞,请让它在你怀中。

3.我站在,烈烈风中。
吵架也请赐我一个枕头。
问苍天,借借勇。
钥匙在手,不开门也能进房中。

4.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不等长大就能种阿诚。
播种一个,一个就够了,会结出许多的,许多的阿诚。
一个拿去,拿去怼曼春,一个专门坑那梁仲春。
一个放在家,做满汉全席,一个放在床上,放在床上。
啦啦啦,放床上,啦啦啦,放床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放床上。
到那个时候,世界每一个角落,都会变得,都会变得温暖又明亮。

5.我家阿诚他天天帅帅滴,穿着风衣就像纨绔子弟,就算这样他也是帅帅滴,你敢说句不好我打死你。
阿诚帅滴,帅滴帅滴帅滴。
阿诚帅滴,帅滴帅滴帅滴。


最后一首猜出来的是强者!

[楼诚][一发完]减肥这件小事


减肥是明长官的老大难问题。


想当年,明楼也是异国河畔风度翩翩少年郎一枚。为国为家为理想,头可断血可流……可回国后,这画风就一去不复返了……


明诚曾经觉得没什么能难倒自家大哥,连夜为他指定了周密详尽的锻炼计划。
明楼见其用心良苦,十分感动,然后反手将计划书锁进抽屉最深处,招手:“昨晚不睡就忙这个?颈子痛不痛?”
明诚面无表情地看着笑嘻嘻的招财猫楼,痛你妹!


要不食疗?控制摄入量总也有效果吧。
连着几天,明家饭桌旁总能见到明大少爷对着青菜发呆的景象。
明楼什么都没说,可怜兮兮地一口一口往嘴里塞。倒是出差回来的明镜看不过去了:“我们明家又不是要破产了。”

白水煮菜难以下咽,明楼一边鼓着腮帮子望着明诚,一边点头附和,满脸真诚。
明诚无奈:“最近太忙了,明天周末明台要回来,好好加几个菜。”
对方火速咽下:“上次那个草头圈子不错……”
明诚背着明镜瞪圆了眼,不错个P!


明台在外听大姐八卦完,特地单独致电明诚:“我说阿诚哥你还是放弃吧,大哥身体好,胖点胖点呗……”
明诚果断挂了电话。


这家里没人懂我的痛……


还能怎样?当然是迁就他了( ≖_≖​)



明楼从书房探出头“可别忘了红烧肉啊阿诚。”

[楼诚]你的江山?不,是你的江山 5

我最近敲勤快有木有\( ̄︶ ̄)/


1.脸一样也不能代表什么!!
阶上阶下的两人各自做着心理建设。
要冷静!不能方!不要急于求证以免自爆!


2.李回发现圣上和那人对视后双方表情都很僵硬,内心给了自己点一个大大的赞!
一定是我的上疏起了作用!
握拳!!!
你可以的!


3.礼部尚书刘奇书正在滔滔不绝地汇报要于下月举行的祭祀细节,说话间抬头悄悄瞅了要明诚。
不错,平常陛下都会中途打断,根本没有耐心听,今天完全感兴趣啊!
苍天有眼!


4.国泰民安,指望这朝会能开多久?大臣们绞尽脑汁找些有的没的来上告天听,终于拖满了今天的进度条。
小梁子扯着嗓子喊了退朝。


5.明楼正在犹豫要不要今天就找方法试探下皇帝,梁仲春就凑了过来。
不错,到哪儿都这么一张谄媚脸。
皇上宣您到偏殿续话。


6.雾草!皇帝宣摄政王了!!
这是要摊牌的节奏吗!?!!
留在后面还没走的大臣看到了这一幕,内心都只有一个想法:不管结果如何,请不要波及我们这些小虾米,谢谢。


作死整理的目录在此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 8

梁仲春发现上司最近很是春风得意。
西装领带搭配时尚每天不重样,衬衣一丝褶皱也没有,发脾气的频率也少了(一定是因为我工作认真细致)。
最重要的是,他带便当!

明楼带便当!
他带便当!
带!便!当!


请原谅他如此咆哮,一想到明楼一脸微笑地围着围裙站在厨房里准备便当,他就斯巴达。
明楼可是工作狂魔,每天外出解决午饭,一忙起来就让秘书直接叫外卖在自己办公室解决。像这样的人居然开始带便当了!并且,据八卦前线人员于曼丽传回的消息,明老板每天的饭菜不仅色香味俱全(味?你哪儿看出来的?于曼丽:闭嘴!),营养搭配满分,连便当盒便当袋的颜色和筷子都是每天成套的!


好吧,请允许萌萌下楼跑两圈冷静一下。


于曼丽甩着秀发得出了结论:很明显,我们明老板有了同居对象。
梁仲春不信:胡说八道!说不定是煮饭大妈呢?
你去哪儿找这么知情知趣的大妈?


好吧,我再下楼来五圈。。。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 7

很多人都记得这个坑,好开心(∩_∩)

本人挖坑必填,请放心跳坑\( ̄︶ ̄)/
呃,不过速度频率真的不太稳定。。。




距离明诚的那番话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明楼每每想起对方当时的神情都忍不住微笑。
这让身为下属的梁仲春表示:我真的好怕。
王天风则觉得这人大概又发神经了。


最后一次打扫,明诚送出了自己做的蛋糕当告别礼:“很抱歉,当初很积极地让您雇佣我,现在却又因为自己的原因要辞职。小小心意,这两个月承蒙照顾了!”
明楼看着明诚递过的纸袋,眼镜泛着光,没伸手接:“可以坐下聊聊吗?”


明诚接过明楼递来的一小摞A4纸,不明所以。


“我计算过了,物业水电气摊成两份,对比请人做饭和外出吃饭的开销,对比每周请家政的支出。根据机会成本法,全职在家的人一年无偿劳动时间是2199小时,用市场基本行情,得出小时工资,按照一天工作7小时计算,月薪见第六页上方,扣除生活费,到手工资见第六页下方,再考虑医保津贴,哦,在第八页。”


明诚被一堆表格线形图弄的晕头转向,从文字堆里抬起头,满脸问号。+_+


“这是你上次‘结婚’提议的初步成型。”
明楼推推眼镜:“当然,具体条件要双方商讨,这仅仅是我自己估算做的版本。”


明诚蒙圈中。(⊙…⊙)

“本人会支付相应的工资,雇佣你以另一半形式住进来共同生活。我个人认为这是经济有效且可行的做法。”

“当然,做不做完全取决于你……”


“我做!!请务必雇佣我!!”
明诚激动地起身,撑着桌面靠近对面的人。


望着一双水汪汪的鹿眼,明楼愣了愣,头不可查地向后微移了一点,翘起了嘴角:“那……”

[楼诚]你的江山?不,是你的江山 4

1.殿中的文武大臣三三两两站着唠嗑,没人敢骚扰明楼。
不是没有想抱大腿的人,奈何今天的摄政王全身都散着不要烦我的气场。
可能是一直没能造反,心情不太好,可以理解。


2.脚下的人黑压压跪了一片,口中三呼万岁。明诚没工夫展现王霸之气,一心一意隔着摇摇晃晃的冕旒盯着站在第一排,只是微微欠身的人。
这就是摄政王?瞧着身形还蛮年轻的。


3.明楼低头数着靴子上的纹路,等着皇帝叫起。
呵呵,从来没混得这么差过。


4.平身。
这声音。。。
明楼听着声音抬起头,寻着眼前的台阶一层层大胆望上去,越过龙案,与皇帝八卦的眼神撞到了一起。
刹那间。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内心神兽踏着蹄子飞奔而过。

[楼诚]真丶soulmate 6

明楼明诚互换了灵魂,暂时的。
因为他们今天换回来了。


1.明楼不时看看肚子。
藤田芳政:你有完没完?!


2.秘书处所有人对明诚都没有什么好脸,明诚主动帮李秘书滴文件,对方诚惶诚恐:“我自己来自己来!”
碰见夜莺时更是被怼了句:“就你正直!以后翘班别找我!”
大哥你做了什么……


3.号外号外,明长官还是喜欢喝咖啡,明秘书的手艺又回来啦!


4.明台鬼鬼祟祟去找明楼:“嘿嘿大哥,给我点钱。”然后被打。
我说你们能固定谁唱红脸谁唱白不?心累。


5.梁仲春发现明诚今天心情非常好,舔着脸问那批货。
妈的,还是那个貔貅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