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 11


周六一早,明楼握着手机从卧室出来,说客人来的时间提前了。

“什么?我都还没完全准备好呢!”准备来个满汉全席的明诚蒙了。
“没关系,来早了就饿着肚子等着,大不了拿点东西给他打发时间。”


半小时后,门禁响了。
明诚小跑着推开门,满脸褶子:“欢迎欢迎!”

门外的王天风微眯着眼,不动声色地扫描面前这个穿着围裙的青年,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
看到王天风身后三个跟班,明主人脸黑了:“不是说你来蹭饭吗?”
穿好明诚递来的拖鞋,王丶厚脸皮哒哒进屋:“齐心协力,团队一体,忘了我们上次拓展的口号了?”


(ㅍ_ㅍ)



梁仲春谄媚地说着打扰了,和兴奋的于曼丽郭骑云先后进屋。八卦小分队跟在上司后面暗搓搓地参观了房子,时不时低头悄声交流。

“我喜欢这灯。”
“这地毯我见过,上次想买来着。”
“快看!床铺了两个耶!”
“障眼法!看外面晾着什么?”
“重要发现!快来盥洗室,我的狗眼要瞎了!”
“看见没,细节!这是隐藏不了的!”
“明知要收到伤害,本汪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毕竟房子好大好漂亮!” (*≧▽≦)




厨房的两位也在交流:“一下子多了三位,东西可能不够,现在买可能时间来不及了啊?”
“叫外卖就是了。”

“人家专门来做客,这样多不好!”
一时情急,明诚按住了明楼想要拿着手机的手,明楼瞥了一眼,嗯,骨节分明,修长匀称:“那怎么办?”
“呃,你刚刚不是说…拿东西来打发时间吗?我有买饺子皮,馅儿也是现成的,大家一起包…可能会快点,应急嘛。”


王天风端庄地喝口茶,望着走过来的明楼,继续皮笑:“不错嘛,比我上次来好太多了。”

“谢谢夸奖。”明楼呵呵,放下馅儿盆和面皮,“既然是团队来的那就开始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不客气的客人们望着面前小山堆搬的饺子皮,三脸懵逼无语凝噎。


“我是名单里的,不关我的事。”王天风握了握拳头,毫无诚意地扯开嘴笑笑,“你们加油!”



老大,说好的团队协作呢!!?!
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呢??!!((((;°Д°))))

[楼诚][一发完]生活重度残废的一顿晚饭

明楼是个根正苗红的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是基本法则。
立志文能安邦武能兴国,家务事当然不在考虑范围内。

所以要有人能照顾他。

明诚跟在身边后,明大少爷更是变本加厉,连自己最初在巴黎求学时被迫掌握的零星技能也毫不犹豫地丢掉了。


做饭?有阿诚呢!
叠被?有阿诚呢!
整理?有阿诚呢!
睡觉?有…(明诚:够了大哥!)


。。。


反正我有阿诚呢!
计划通!(骄傲脸)




这天,明诚有任务临时离开了上海,明镜前几天便出差去了苏州,明楼想着今晚应该可以尽情地……吃个草头圈子红烧肉什么的。

结果人还在办公室,就接到阿香从家里打来的电话,说老家有急事要马上回去,晚饭赶不及做了。
原话是:“大少爷您看是阿诚少爷还是小少爷做一下,我菜都买好了的,草头圈子,红烧肉的原料都有的啦!”

看来只能让明台那臭小子做了,话说他会草头圈子吗?又要给他机会嘚瑟了。。。


这次一定忍住,不要在菜上桌之前开揍。


明楼以头疼为由推了个饭局,准时回家准备享受难得的闲暇,结果过点了明台还没影儿,只等来了一个电话。

纨绔子弟台:“大哥?我明台啊我今晚同学聚会不回家吃饭了晚上就直接睡酒店不用留门了啊!”
对方一口长气说完后挂断了电话,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追着。



“嘟嘟嘟”
明楼独自站在宽敞的客厅里,拿着听筒=_=



饭局都推了!
饭点都过了!
人都已经收拾停当摊沙发上等喂了!
你现在跟我说不回来做饭?!
ヽ(#`Д´)ノ┌┛〃




结束任务已经很晚了,明诚拒绝了据点同事的聚餐邀请,连夜赶回明公馆。
明楼正在书房看书。

“大哥还没睡?”
一双眼隔着镜片望了过来:“嗯……”继续低头看书。
“明台没回来?”
“在外面野呢!”

明诚掩上门,明楼立马捂着饿肚发脑电波“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



过了会儿,明诚再次推门:“我走的急没有吃晚餐,大哥陪我用点吧?”
明楼犹豫片刻,叹口气,勉为其难放下了手里的书。



餐厅内,明楼两颊鼓鼓包着面,气愤道:“明台这小子就是欠收拾!”
“对对对,明天给他递长条凳。”



明台(ㅍ_ㅍ)

[楼诚]你的江山?不,是你的江山 7

1.小春子最近被一些文武大臣轮番巴结,赚得那是盆满钵满。
被问的问题其实很简单——陛下最近貌似开始和摄政王亲近了,是不是有什么糖衣策略了?

毕竟知道内幕也好站队啊,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2.皇帝党头顶青天,上下同嗨。陛下终于要出手了,养的猪终于要拱菜了!(咳咳)

上表上表!陛下您需要什么就说!
我等才是忠心耿耿的!不要管那些墙头草!


3.王爷党一脸懵逼,抢着问情况,正主一脸高深,让等。
这是有应对的节奏啊!我们王爷棒棒哒!
我等定当肝脑涂地!


4.楼诚吃瓜看戏,你们猜中了算我们输。



呃,大哥,不要仗着现在身材好就猛吃啊,御膳房不要再换花样了!!!(ㅍ_ㅍ)

[楼诚]鬼故事的正确使用方法

周末,明楼在客厅里给两个弟弟讲昨天从学长那里听来的鬼故事。倒不是多吓人,胜在故事结构精巧,情节不老套。


明台年纪小坐不住,听一会儿就开始满屋子跑,有时回头听个半截就会打断提问,刷一波存在感。

明诚则是乖乖坐在明楼旁边聚精会神地充当脑残粉,明亮的眼睛瞪得像两个小铃铛,小手紧紧抱住抱枕,伴着明楼刻意压低的声线不住地抖,然后不断地向明楼蠕动。
靠近,靠近,再靠近……



夜晚,刚因独立睡觉被大大表扬的明台,看着窗边时不时被风扬起的窗帘,奇迹般回忆起明楼提到的一个情节,吞了吞口水,下床一路小跑敲开了明镜的卧室门。

第二天,明楼被骂了一顿。



下一个周末,明楼又有了新的故事,拉着明诚跟他仔细叙述。明台好了伤疤忘了疼,悄悄靠过去听了一小会儿。
当晚,明镜又看见了可怜兮兮地拖着枕头的老幺。


第二天,明楼被打了一顿。



又不久,明台再次来敲门,明镜忍无可忍,不顾月色,抄起皮鞭下楼就准备开揍,结果碰见了正准备进明楼卧室的明诚,小家伙噙着泪水,看起来也被吓得不轻。



明镜( ≖_≖​)

[全员][楼诚]儿童节小特辑


想要什么礼物?


1.明镜:我要小明台!
明台:大姐我在这里啊!(´⌣`ʃƪ)
明镜:小的!大的太糟心!
明台(ㅍ_ㅍ)

2.明楼(* ̄︶ ̄)
明先生?
明楼(* ̄︶ ̄)
呃,请问想要什么礼……
明楼看着明诚,继续(* ̄︶ ̄)
当我没问……

3.明诚:彻底根治头疼的方法。

4.梁仲春:数不尽的小黄鱼!
明诚瞥了一眼。
梁仲春:然后和阿诚兄弟四六开(ㅍ_ㅍ)

5.王天风:不用死间计划就能消灭敌人。
呃,容易实现的?
王天风:哦,那就来点棒棒糖吧。

6.汪曼春:师哥…
呃,容易实现的?
汪曼春慢慢掏出了手枪。

7.于曼丽:以平常女孩子的身份和明台认识。
望了望远处蹲地画圈圈的明台。
于曼丽:但是那可能就不是我了。

8.郭骑云:一个不反对我交女友的上司
王天风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换个容易实现的。
郭骑云(ㅍ_ㅍ)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10

你们的一声声终于,激起了我的负罪感(ㅍ_ㅍ)现码点!



“我就解释是来了朋友借住,他非要过来看看。”
明诚知道明楼这么说多少是顾忌他的自尊心。完全没有什么啊,他现在也算半个服务行业人员了,职场受挫的他其实最近挺开心的。


“周六吗?明白了,他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明诚握着筷子没有动,脑袋开始计划菜谱。
“饿不死就行,不用特别在乎他,吃!”明楼夹了个虾仁到对面碗里。

明诚看他那个嫌弃表情,笑道:“你这么讨厌他,还和他搭伙做生意?”
“毕竟专业过硬,暂时没找到其他人之前先忍着吧。”
忍?忍这么多年?明诚没有揭穿眼前的刀子嘴豆腐心,指着茶几上的超大包裹:“买东西了?”



包裹里都是些较为私密的生活用品,比如毛巾,拖鞋,床上用品之类的,而且,都是成双购买。
这是要囤货的节奏?

买方坐在沙发上回电邮,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打折,买一送一实惠,看你用的也该换了,多的那份送你,现在洗了周末就能用上!”
他的雇主果然大方!!

明诚暗暗下决心要好好招待客人给主人长脸!握拳!!


不过……
看着杯里两支仅仅颜色不同的电动牙刷,明诚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哎呀管他呢!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 9

睡前现码,短小君~~



公司午休时间,王天风直接遛进了明楼的办公室,看着对方正捧着便当盒,问:“同居生活感觉如何啊?”

明楼抬头,微微皱眉:“什么同居生活?”

“公司都在传,我们一切从简的明老板现在也有了个知冷知热的同居人了,连便当都吃上了,还是高质量的。”王天风拆开棒棒糖的包装,塞进了嘴里。

“是梁仲春吧?看来工作布置太少了。”明楼再次把注意力放回了便当,“少吃甜食,三高。”

“你TM才三高呢,老子健康得很!”王炮仗前脚炸完又开始八卦,“说说呗,如何?”



大概是被这合伙人问多了,明楼情不自禁开始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生活:

他从卧室里出来,耳边不时传来烹饪的呲呲声。在厨房里忙碌的人穿着围裙,听见开门声,探出身来喊道:“早上好!”明明低音炮的声音,却带着轻快的语气,清晨的阳光微微照着对方含笑的眼睛,配上一口白牙,和褶子。

卖相营养皆满分的早餐陆续上桌,坐在对面的人紧张地看着他,待他吃了一口就迫不及待的问:“合口味吗?这菜我刚开始尝试,也不知道好不好。不喜欢的话请一定!立即!直接!告诉我!”

临走时送到门口,递上包好的便当袋,像个小学生一样招手:“路上小心!”



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看到,平时注意力妥妥的明楼居然已经神游天外了,王天风翻了个白眼:“喂喂喂!”

明老板(自认为)不露痕迹地回神继续吃便当,准备用沉默对抗面前这位今天废话特别多的人,结果换来了一句:“那我周末就去你家蹭个饭?“


还没等明楼接话,王蹭饭果断转身出了办公室:“不回答就是同意了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伪装者][楼诚]不知道你们几分钟能看完

我是明小台,今天要说一个闪瞎眼的故事。

对了,本节目是由为国为民的军统特工学院协助制作播出。



我是一个高富帅,本来要去香港上学,结果被拐去学当特工。我在学校成绩优异,毕业后就被分配回了家乡。

这个中年英俊胖子是我的大哥,当时祖国被侵略,他却还卖国求荣当汉奸,因为他戏份多,就叫他男主角吧。他还有个同当汉奸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二哥,是个全能天才,只要是你能想到的他都能办到,因为他的戏份也很足,就叫他主角男吧。


我有天被上级指派去杀男主角,我就很气啊,明明知道他是我大哥还让我去杀他,都不知道换个人吗?其他特工都死光了吗?然后我就去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原来男主角和主角男都是特工,他们都知道我的计划,于是顺水推舟把侵略国的大魔王干掉了。


为了洗脱嫌疑,男主角还打伤了主角男,你问为什么他枪法这么准,当然是因为他是主角啊,没在怕的,神枪手都只是基本标配啊。你问主角男为什么中枪还能到处走,还能喝红酒,当然因为他是主角啊,在敌人面前演技超群没在怕的。


我知道了真相,就气地回家理论,推了主角男,和他们上演了一场“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吗”“我再无情再无耻再无理取闹,也没有你无耻无情无理取闹”级别的rap。
最后主角男吃着苹果看着我和男主角打架,问我们为什么打架如此精彩,当然是因为我们都毕业于特工学院啊,到了特工学院学习,你也会变得超能打架的!



主角男的伤口因为被我推了更严重了,男主角骂我没脑子后,就关起门来为他处理伤口。注意,是关着门哦。
因为我要道歉,所以就推开门了,然后眼睛就瞎了。


最后我为了报复他们,煮了特别难吃的面,结果他们还是很给面子地吃掉了,我很感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家里有门,那么进门前一定要先敲门,不然眼睛就会瞎的,这也是有礼貌的表现啊,keke ~

[伪装者][楼诚]不服?憋着!

1.明台双枪在手弹无虚发。
王天风吩咐明台子弹不受限。

打报告的郭骑云不服,憋着!


2.汪曼春约明楼吃饭,被对方以家事为由第N次拒绝。

看着远去的汽车,汪曼春不服,憋着!


3.梁仲春货又被扣了,致电明诚割肉求解决,对方答曰等我画完这幅画。

刚送了小黄鱼的梁仲春不服,憋着!


4.明台恒丰银行背锅,刚暗自神气一会儿就被明诚当众教育。

“花花公子纨绔子弟还包女人”的明台表示不服,憋着!


5.明镜为跟踪一事开罪明楼,明楼让明诚顶上。
跪着夹在明氏姐弟间的明诚不服!

不服!
真不服?
哎呀晚上关上门慢慢说嘛!
不要气嘛!

[楼诚]你的江山?不,是你的江山 6

1.明诚来回摸着外袍边的龙纹,瞥了眼一旁微眯着眼,老神神在的民工揣摄政王。
是大哥吗?
他一点都看不出来,一点熟悉的小动作都没有,毫无头绪。


2.明楼摆好姿势等待进攻。
他知道皇帝一直在瞟他,不过这完全不能说明什么,他的确急切地想确定,但敌动我不动,自己不能是稳不住的那个。(你确定?)
“咳咳”皇帝清了清嗓。
来了!明楼缓缓睁了眼。


3.对方不出招,明诚只能先下手为强,他望着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微微一笑:“看着摄政王已康复,朕就放心了。”
“谢陛下体恤。”对方起身一揖。

冷场。
持续冷场。


4.“摄政王落水的地方与朕同在一处,这是巧了。”
“的确。”
“不知摄政王对今天礼部的祭祀安排有什么看法?”
“陛下定夺就是。”
油盐不进!

小春子暗地在心里打了个哈欠,当主子的说话就是麻烦。


5.明楼看着那双鹿眼越瞪越圆,脸越憋越红,鬼使神差蹦了一句:“臣落水后头疼的毛病倒是没再犯了。”
为什么要说这句?!
疯了吗?!!
摄政王不头疼怎么办!!!!??
赶快想法圆回去!!!


6.小春子被皇帝轰了出去,一脸懵逼,关殿门时恍惚听到摄政王来了一句:“阿诚别怕,我在。”

哎,值夜久了真伤身啊,俩耳朵都幻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