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伪装者全员][楼诚]五一小特辑之论营销人员的职业操守

五一,也阻挡不了骚扰电话!

营销:网络代购了解一下?
王天风:什么鬼?
营销:最新款网红棒棒糖,好看又好吃,极具收藏价值!


营销:中国历史了解一下?
南田小丸子:纳尼?
营销:反正你们要输的嘛。现在订购,加送全套近代史!


营销:粉圈守则了解一下?
于曼丽:呃……
营销:如何保护您的爱豆不被伤害?如何维护饭圈稳定和平?粉丝行为偶像买单!学习先进知识,为您的爱豆保驾护航!!!还有周边等着你哦~


营销:阿拉伯语家教了解一下?
明台:( ̄^ ̄)ゞ滚一边去!
营销:您真的不考虑吗?!现已推出速成班,今天之内订购可获得特训班试听名额!!


营销:网络红娘了解一下?
明镜:这能靠谱?
营销:网络姻缘一线牵,珍惜这段缘!我们与千合网,世纪孽缘网都有深度合作,优质客户了参与非诚也要扰的节目录制哦~


营销:理财投资了解一下?
明诚:公司在哪儿?资金去哪儿?有合法运营证件吗?非法集资的话我要blabla
营销:……打扰了


营销: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明楼:……我……
明诚(抢过电话):在哪儿?
营销:!!打扰了!!
明诚:我是问你健身房在哪儿?开业了吗?还有装修异味吗?有哪些器材?游泳池多大规格的?盥洗室什么级别?有什么课程?办卡是次卡还是年卡?什么价位?有什么优惠。
明楼&营销:(ㅍ_ㅍ)

[楼诚]2018春节小特辑之日常心疼小明

祝大家春节快乐♪٩(´ω`)و♪


春节要到了,小明在购物网上发现了传说中的反击套头衫,上面印着诸如“没女友”“还在上学”“不用给我介绍对象谢谢”的字眼。
这种利器怎能不下手!给两位兄长也买,兄弟有难同当嘛!



然而

碰上年货节,店家表示能保证在停物流前寄出来就不错了。所以……第一批亲戚上门时,小明还未收到道具。

看来帮不了哥哥们了。(ó﹏ò。)

但实际上……




“还在上学?成绩如何?”
看着刚回家还穿着工作服的哥哥们,小明抱紧自己的阿拉伯语试卷。


“准备找什么工作?公务员考不啦?”
公务员哥哥们和长辈寒暄,小明低下头装植物。

“还没女朋友呀?”
哥哥们结伴回房换衣服,小明抱紧抱枕。

“要不要姨给你介绍?”
大哥率先开门,二哥拿着外套追出来让其穿上。




(ㅍ_ㅍ)居然天真地把敌人当做盟友。。。




衣服最终还是到了,不过第一天就被大姐看到扔了出去:“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衣服,现在小开流行这个?要学好的,来来来叫人,这是你大爷!” (^▽^)

[楼诚衍生][情人节小特辑]

去年情人节特辑被喜欢了……懒人表示好方,赶快现码,祝大家节日快乐!♪٩(´ω`)و♪


街边卖花的:先生先生买花不?情人节给爱人买支花吧!


1.赵瞥了一眼花,没说话。
谭开始掏腰包。
赵:疯了吧?还嫌家里堆的不够多?有那闲钱多给我发点红……

叮~红包来了。
赵:……走,吃饭,我请。



2.李:都过年了还出来卖啊?
凌:总觉得哪儿不太对……
李:辛苦了辛苦了,我买一支吧,新年快乐!
凌:你不是刑警吗?
李:偶尔还是会关心一下民生,拿着。




3.楼:买一支?
诚:给谁?
楼:你啊。
诚:谁买?
楼:我啊。
诚:用谁的钱?
楼:……
诚:用我的钱给我买花,大哥不愧是学经济的。
楼:……

[楼诚][一发完]生活重度残废的一顿晚饭

明楼是个根正苗红的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是基本法则。
立志文能安邦武能兴国,家务事当然不在考虑范围内。

所以要有人能照顾他。

明诚跟在身边后,明大少爷更是变本加厉,连自己最初在巴黎求学时被迫掌握的零星技能也毫不犹豫地丢掉了。


做饭?有阿诚呢!
叠被?有阿诚呢!
整理?有阿诚呢!
睡觉?有…(明诚:够了大哥!)


。。。


反正我有阿诚呢!
计划通!(骄傲脸)




这天,明诚有任务临时离开了上海,明镜前几天便出差去了苏州,明楼想着今晚应该可以尽情地……吃个草头圈子红烧肉什么的。

结果人还在办公室,就接到阿香从家里打来的电话,说老家有急事要马上回去,晚饭赶不及做了。
原话是:“大少爷您看是阿诚少爷还是小少爷做一下,我菜都买好了的,草头圈子,红烧肉的原料都有的啦!”

看来只能让明台那臭小子做了,话说他会草头圈子吗?又要给他机会嘚瑟了。。。


这次一定忍住,不要在菜上桌之前开揍。


明楼以头疼为由推了个饭局,准时回家准备享受难得的闲暇,结果过点了明台还没影儿,只等来了一个电话。

纨绔子弟台:“大哥?我明台啊我今晚同学聚会不回家吃饭了晚上就直接睡酒店不用留门了啊!”
对方一口长气说完后挂断了电话,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追着。



“嘟嘟嘟”
明楼独自站在宽敞的客厅里,拿着听筒=_=



饭局都推了!
饭点都过了!
人都已经收拾停当摊沙发上等喂了!
你现在跟我说不回来做饭?!
ヽ(#`Д´)ノ┌┛〃




结束任务已经很晚了,明诚拒绝了据点同事的聚餐邀请,连夜赶回明公馆。
明楼正在书房看书。

“大哥还没睡?”
一双眼隔着镜片望了过来:“嗯……”继续低头看书。
“明台没回来?”
“在外面野呢!”

明诚掩上门,明楼立马捂着饿肚发脑电波“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



过了会儿,明诚再次推门:“我走的急没有吃晚餐,大哥陪我用点吧?”
明楼犹豫片刻,叹口气,勉为其难放下了手里的书。



餐厅内,明楼两颊鼓鼓包着面,气愤道:“明台这小子就是欠收拾!”
“对对对,明天给他递长条凳。”



明台(ㅍ_ㅍ)

[楼诚]你的江山?不,是你的江山 7

1.小春子最近被一些文武大臣轮番巴结,赚得那是盆满钵满。
被问的问题其实很简单——陛下最近貌似开始和摄政王亲近了,是不是有什么糖衣策略了?

毕竟知道内幕也好站队啊,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2.皇帝党头顶青天,上下同嗨。陛下终于要出手了,养的猪终于要拱菜了!(咳咳)

上表上表!陛下您需要什么就说!
我等才是忠心耿耿的!不要管那些墙头草!


3.王爷党一脸懵逼,抢着问情况,正主一脸高深,让等。
这是有应对的节奏啊!我们王爷棒棒哒!
我等定当肝脑涂地!


4.楼诚吃瓜看戏,你们猜中了算我们输。



呃,大哥,不要仗着现在身材好就猛吃啊,御膳房不要再换花样了!!!(ㅍ_ㅍ)

[楼诚]鬼故事的正确使用方法

周末,明楼在客厅里给两个弟弟讲昨天从学长那里听来的鬼故事。倒不是多吓人,胜在故事结构精巧,情节不老套。


明台年纪小坐不住,听一会儿就开始满屋子跑,有时回头听个半截就会打断提问,刷一波存在感。

明诚则是乖乖坐在明楼旁边聚精会神地充当脑残粉,明亮的眼睛瞪得像两个小铃铛,小手紧紧抱住抱枕,伴着明楼刻意压低的声线不住地抖,然后不断地向明楼蠕动。
靠近,靠近,再靠近……



夜晚,刚因独立睡觉被大大表扬的明台,看着窗边时不时被风扬起的窗帘,奇迹般回忆起明楼提到的一个情节,吞了吞口水,下床一路小跑敲开了明镜的卧室门。

第二天,明楼被骂了一顿。



下一个周末,明楼又有了新的故事,拉着明诚跟他仔细叙述。明台好了伤疤忘了疼,悄悄靠过去听了一小会儿。
当晚,明镜又看见了可怜兮兮地拖着枕头的老幺。


第二天,明楼被打了一顿。



又不久,明台再次来敲门,明镜忍无可忍,不顾月色,抄起皮鞭下楼就准备开揍,结果碰见了正准备进明楼卧室的明诚,小家伙噙着泪水,看起来也被吓得不轻。



明镜( ≖_≖​)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10

你们的一声声终于,激起了我的负罪感(ㅍ_ㅍ)现码点!



“我就解释是来了朋友借住,他非要过来看看。”
明诚知道明楼这么说多少是顾忌他的自尊心。完全没有什么啊,他现在也算半个服务行业人员了,职场受挫的他其实最近挺开心的。


“周六吗?明白了,他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明诚握着筷子没有动,脑袋开始计划菜谱。
“饿不死就行,不用特别在乎他,吃!”明楼夹了个虾仁到对面碗里。

明诚看他那个嫌弃表情,笑道:“你这么讨厌他,还和他搭伙做生意?”
“毕竟专业过硬,暂时没找到其他人之前先忍着吧。”
忍?忍这么多年?明诚没有揭穿眼前的刀子嘴豆腐心,指着茶几上的超大包裹:“买东西了?”



包裹里都是些较为私密的生活用品,比如毛巾,拖鞋,床上用品之类的,而且,都是成双购买。
这是要囤货的节奏?

买方坐在沙发上回电邮,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打折,买一送一实惠,看你用的也该换了,多的那份送你,现在洗了周末就能用上!”
他的雇主果然大方!!

明诚暗暗下决心要好好招待客人给主人长脸!握拳!!


不过……
看着杯里两支仅仅颜色不同的电动牙刷,明诚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哎呀管他呢!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 9

睡前现码,短小君~~



公司午休时间,王天风直接遛进了明楼的办公室,看着对方正捧着便当盒,问:“同居生活感觉如何啊?”

明楼抬头,微微皱眉:“什么同居生活?”

“公司都在传,我们一切从简的明老板现在也有了个知冷知热的同居人了,连便当都吃上了,还是高质量的。”王天风拆开棒棒糖的包装,塞进了嘴里。

“是梁仲春吧?看来工作布置太少了。”明楼再次把注意力放回了便当,“少吃甜食,三高。”

“你TM才三高呢,老子健康得很!”王炮仗前脚炸完又开始八卦,“说说呗,如何?”



大概是被这合伙人问多了,明楼情不自禁开始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生活:

他从卧室里出来,耳边不时传来烹饪的呲呲声。在厨房里忙碌的人穿着围裙,听见开门声,探出身来喊道:“早上好!”明明低音炮的声音,却带着轻快的语气,清晨的阳光微微照着对方含笑的眼睛,配上一口白牙,和褶子。

卖相营养皆满分的早餐陆续上桌,坐在对面的人紧张地看着他,待他吃了一口就迫不及待的问:“合口味吗?这菜我刚开始尝试,也不知道好不好。不喜欢的话请一定!立即!直接!告诉我!”

临走时送到门口,递上包好的便当袋,像个小学生一样招手:“路上小心!”



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看到,平时注意力妥妥的明楼居然已经神游天外了,王天风翻了个白眼:“喂喂喂!”

明老板(自认为)不露痕迹地回神继续吃便当,准备用沉默对抗面前这位今天废话特别多的人,结果换来了一句:“那我周末就去你家蹭个饭?“


还没等明楼接话,王蹭饭果断转身出了办公室:“不回答就是同意了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伪装者][楼诚]不知道你们几分钟能看完

我是明小台,今天要说一个闪瞎眼的故事。

对了,本节目是由为国为民的军统特工学院协助制作播出。



我是一个高富帅,本来要去香港上学,结果被拐去学当特工。我在学校成绩优异,毕业后就被分配回了家乡。

这个中年英俊胖子是我的大哥,当时祖国被侵略,他却还卖国求荣当汉奸,因为他戏份多,就叫他男主角吧。他还有个同当汉奸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二哥,是个全能天才,只要是你能想到的他都能办到,因为他的戏份也很足,就叫他主角男吧。


我有天被上级指派去杀男主角,我就很气啊,明明知道他是我大哥还让我去杀他,都不知道换个人吗?其他特工都死光了吗?然后我就去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原来男主角和主角男都是特工,他们都知道我的计划,于是顺水推舟把侵略国的大魔王干掉了。


为了洗脱嫌疑,男主角还打伤了主角男,你问为什么他枪法这么准,当然是因为他是主角啊,没在怕的,神枪手都只是基本标配啊。你问主角男为什么中枪还能到处走,还能喝红酒,当然因为他是主角啊,在敌人面前演技超群没在怕的。


我知道了真相,就气地回家理论,推了主角男,和他们上演了一场“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吗”“我再无情再无耻再无理取闹,也没有你无耻无情无理取闹”级别的rap。
最后主角男吃着苹果看着我和男主角打架,问我们为什么打架如此精彩,当然是因为我们都毕业于特工学院啊,到了特工学院学习,你也会变得超能打架的!



主角男的伤口因为被我推了更严重了,男主角骂我没脑子后,就关起门来为他处理伤口。注意,是关着门哦。
因为我要道歉,所以就推开门了,然后眼睛就瞎了。


最后我为了报复他们,煮了特别难吃的面,结果他们还是很给面子地吃掉了,我很感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家里有门,那么进门前一定要先敲门,不然眼睛就会瞎的,这也是有礼貌的表现啊,keke ~

[伪装者][一发完]勿忘初心


没看过原著,部分直接私设了。


1.王天风和明楼是军校同届。
王天风进军校目的单纯,苦孩子出身,正值时局混乱,进军校学个一技之长便可一展抱负报效祖国。
还有津贴拿不是。

所以王天风看不惯明楼。

堂堂一锦衣玉食大少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来军校干嘛?泡妞?
同学有意无意巴结着明大少爷的风气更是让王天风嗤之以鼻。切,在军校是要靠本事,靠拳头说话的,来这套。

不久他就看到了格斗课上的明楼。
正在单方面殴打对手。



2.明楼确实优秀,琴棋书画文韬武略打架斗殴杀人放火都很在行(文化课老师:王天风你马上给我滚到办公室来,带上纸笔!),凭其自身实力都足以受学校重视。
但王天风拒绝承认,毕竟有钱少爷的世界穷孩子不屑懂。


明楼心思细腻,早就看出王天风看自己不顺眼,试着接触对方也很受抵触。
“你好像很讨厌我?”“我可不敢。”
“是因为我的背景?”“切,大家可都是学生,没事别来打扰我。”

明楼也是众星捧月出来的,当然也懒得再热脸贴冷屁股。


然后,他们就被分到一组,成了生死搭档。



3.他们的老师表示,能成生死搭档的都是能力脾性可以协同的,或者完全不协同的。
后半句王天风自己加的。

王天风:妈的有猪队友。
明楼镜片反光:你说什么?


明楼和王天风做事风格完全不同。
明楼习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切行动前要有详细作战计划和备用方案,必要时做他个十套。
王天风最讨厌明楼事儿逼,妈的就是杀个人,哪来那么多事?捂住嘴,反手捅一刀,或是直接来一枪,齐活儿了!

所以他们的配合一直磕磕绊绊。

两人都以自我为中心,要求对方配合。一路杀一路对骂,好在素质过硬,还没缺胳膊少腿丢性命。
最后一次合作以明楼伤肩王天风伤腿告终,两人躺床上还在指着对方鼻子飙脏话。


校方终于承认这是个非常失败的组合,给俩病号拆了伙。
不拆能毕业?留着命就不错了!!



4.毕业后王天风留校,明楼则调回上海。
王天风觉得这个决定甚好,毕竟人家地头蛇嘛。
明楼:不说话能憋死你?

临走,王天风问明楼,为什么来军校。明楼回道“和你一样”。
狗屁!!老子可是为了津…为了祖国人民!你可以比?



5.两人没再见过面。

王天风知道上海行动处建设顺利,明楼知道军校的优秀学生来了一批又一批。
王天风知道只有周密的计划才能让眼前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更长久的绽放。明楼知道有时候计划不如变化,有勇气的当机立断必不可少。



6.王天风知道明台是明楼的弟弟,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明楼知道明台进军校定会暴跳如雷,但王天风管不了这么多。
他让人转达“我们都能死,唯独你兄弟不可以?”

其实不是这样的,王天风在明台身上看到了当年的他们。

明台是个矛盾体,他谨慎又冒失,骄傲异常却又能和大家打成一片,明亮的笑容狡猾又真诚,还有一个机灵,会见风使舵的好头脑。

他会是个好苗子,一个用于“死间计划”的好苗子。


7.接下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明楼拍着赌桌,指着王天风骂他混账,撕扯着衣领准备反手给对方一个耳光。
冷静后却又整理鬓角,伸出右手,望着穿着长袍的昔日搭档,说着“抗战必胜”。



8.王天风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懦夫,他在小山坡上倒下时出奇的平静,一种解脱式的平静。

他受不了刚刚明台失望的眼神,受不了看着自己带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变成骨肉不分的烂泥,而自己还在兢兢业业地为腐败的高层输送着鸦片。

他完成任务了,他解脱了,可明楼那厮还得继续战斗啊,明诚也得继续战斗,还有明台。


对不起孩子,把你扯进这么一个漩涡之中,请你原谅我。


因为抗战,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