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明氏夫夫 3

来啦~

王老太很喜欢自己的两位小邻居。谦和守礼,年纪轻轻却不焦躁,然后,她是外貌协会的。

她可不像那些社区老太太,爱插手别人的闲事,奈何声音太大。
还是看看吧,她不顾老伴儿反对,第二天一大早便带着保安和别墅区管家敲响了隔壁的门。


敲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声儿,王老太已经脑补了太多,正准备拿出手机报警,门开了。


那个叫明楼的年轻人探出了半个身:“王太太?”
“我听到你们这边特闹腾,没事儿吧?”王老太好奇地往里望了望。

“没事啊?能有什么事儿。”明楼用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穿了身黑浴袍,趿拉着拖鞋踩在坑坑洼洼的地板上,身后的明诚顶着一头鸡窝,装扮一模一样。

王老太瞥了眼明楼锁骨的痕迹,有点尴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多好的地板,怎么烂成这样了?




送走了邻居,两人一同窝在沙发上,用缺了口的水晶杯干了杯…白水。


“蜜月的第三天后半夜你有听到什么声吗?”明楼问。
“有什么声?”
“开直升机的白痴距离没取对,把我甩了下来砸在了天窗上。”
“……”
“没听见就好。”明楼表示满意。

“其实我左耳有点背,以前受过伤。”
“我这三个手指用力过猛容易发麻抽筋。”
“被闪光弹闪过,右眼见了太强的光会流泪。”
“其实,说实话也不差。”明楼感叹,“你杀人后会睡不着吗?”
“没有,”明诚啃了口面包,“你呢?”
“也没有。”明楼笑着摸了摸对方的头。


正式温情时,一颗烟雾弹从窗口扔进来,立刻喷出白色的气体。
“他们来了!”两人同时起身快速穿衣,明楼拉着明诚下了地下室。
看着明楼熟练的收拾各种枪支弹药,明诚抱起手臂:“原来你东西都藏这儿的。”
“你的呢?”明楼问,手上速度依旧。
“家里的各种地方,烤箱下面啊画的夹层啊,不然当时装修的时候我干嘛好心大包大揽?我很忙的!”


“我就说你昨晚追着我跑时为什么总是有用不完的家伙。”明楼将枪交给明诚,“这个火力强,六发,开枪时……”
明诚不耐烦地打断他:“我不是新人,Ok ?”
明楼白了他一眼:“请不要提醒我这点,谢谢。”


自家车库很可能有埋伏,两人穿过灌木丛到邻居家弄了台保姆车,刚出车库就遇上了个带枪的小喽啰。明丶老司机丶楼眼睛都不眨,直接倒车撞了上去,对方应声倒地。明楼利落地下车捡了枪支,开车碾了过去,吐槽道:“这些年尽招菜鸟了。”
“同意。”


两人上了高速,明诚悠闲地打开收音机听歌,还是不是跟着哼了几句。
明楼叫他心情还不错,小心翼翼地开口:“其实,我在你之前有交往过一个。”



最怕空气里突然的安静。



半响,明诚幽幽地转过头:“能告诉我他的电话吗?或者地址?”

这时,明楼发现后视镜出现的车队,立刻加大的油门:“也就三个月,你还想找人吗?我这么坦诚还不好?你去后面准备狙击。”

“哦,我真的谢谢你的坦诚!”明诚气呼呼地移到后座,回头道:“没有最新地址,社保号也行的!”
明诚卸掉一块后面的挡风玻璃,瞄准后车的车轮,正准备开枪。明楼一盘子就把他甩到了后一边。


“你怎么回事?开车稳点啊!”明诚吼。
“是这车奇怪,打了方向盘就飘。”明楼吼了回去。
“废话!这是保姆车,怎么能像你这么开?你以为是SUV 啊?过来我开!”明诚不顾明楼的诧异,“以前潜伏时当过男保姆,不要问我为什么选这个职业。”


明楼识相地闭嘴,控制好油门,和明诚完成了一边飙车一边换司机的高难度动作,在后座架枪打烂好几辆车。
明诚成功和追车拉开了距离,通过后视镜瞥了眼明楼的后脑勺,开口:“说起坦诚……我是个孤儿。”

“什……那婚礼上来的是谁?”
“呃……雇来的”
“我就说我觉得你爸妈眼熟你还不信!说像TVB龙套,你还为这事儿和我吵架!”
明诚自知理亏:“是是是,是我错了。”
“不管了!”明楼放下枪转身去翻包,然后明诚就看到那个差点把他轰成灰的武器,“控制速度,这个后坐力极强。”
“轰——”
后面的车直接陷入一片火海。


明诚赶紧踩油门绝尘而去。



“真不敢相信!我还真的让我大姐和我弟来参加了婚礼。”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