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明氏夫夫(中)

来感觉了,赶紧滴!



明楼之于明诚,除了伴侣,也是父兄般的存在,生活工作上有事儿也会转弯抹角问他意见。明楼也会趁机调侃另一半,宠溺的语气一直让明诚很受用。

不过用在这时无异于火上浇油。


明诚无差别地轰了几十秒,明楼躲的那面墙对着明诚的是个展示柜,里面摆着精美的瓷器,那是两人去各国度假时一起挑的,平常都有专人来擦拭维护。
好吧,柜子都不成行了,还谈什么瓷器。


明诚停止了进攻,扳机依旧不敢过松。环境和刚刚一对比静得出奇。明诚听见了明楼的呼吸声,有些急促,伴着些微的呻吟。

打中了?受伤了?


明楼抓住机会,探出头举枪射中了明诚前一秒待的位置。

明诚看着明显的弹痕狠狠唾弃自己。妈的叫你发愣,干脆强攻!



明诚找准时机,直接开着枪一路下楼,跟着明楼的动线一路穷追猛打。


结婚五周年的纪念红酒,没了。
两人在爱情海拍的照片,掉了。
朋友送的结婚照素描,烂了算了!
每天都会换的玫瑰,谁TM 还管那玩意儿!


明诚一路杀红了眼,被明楼在一个拐角处截住,三下五除二掉了枪。

远攻变成了肉搏,两人手下都没留情,几分钟时间身上都挂了彩。
明诚从未如此无奈明楼比自己壮,这种近身攻击他明显吃香的多!
摔!


明诚自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尽量打着往客厅口挪,他和明楼的枪都掉在那里。

瞅准时机,明楼明诚不约而同的反身捡起各自的枪,把伤口对准了对方。


客厅只剩下二人的喘气声。


半响,明楼盯着明诚瞪圆的眼睛,突然勾起了嘴角:“你能开枪吗?”
“你要赌?”明诚冷笑着,全身的肌肉都警惕着。
“那你就开枪吧!”明楼缓缓降低了枪口。

“把枪举起来!”明诚吼道。
明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你开枪吧!组织命我48小时内除掉你,你应该也一样。”说完把枪丢了出去。


明诚红了眼眶,对准明诚脑门的手开始颤抖。


明楼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阿诚,我真的很开心。”



说完拨开枪口,扣住明诚的头,吻了上去。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