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伪装者][微楼诚]都是套路

还是短小君………



过了很久,久到明家老幺也能凭资历去给特工学院的毕业生宣传个人事迹了。
明台觉得自己虽然油菜花,但在演讲方面还是比不上大哥,毕竟虚伪了一辈子(明楼摘下眼镜:你说什么?)


明台写了稿子,让明长官帮忙审阅。
第二天,阅后的稿子被返还,上面圈圈画画,笔迹一看就是某诚的。(ㅍ_ㅍ)


明台写着:家人永远是最重要的,我们之所以成为特工,也就是为了保护他们。我因为个人原因一度成为孤儿,是我的大姐拯救了我,她一手养育我成人,作为新时代女性的代表,她也非常开明。我们家从不棍棒教育,逢年过节都有说有笑和和美美的……

修改后:是我的大姐和大哥拯救了我……她也非常开明,我再皮,也只让大哥用家法教育我到狼嚎为止,二哥则负责在一旁盒盒盒和啃苹果……
(ㅍ_ㅍ)



明台又改了一版让明楼看。
明台写:留学的岁月总是让人难忘,我们一面心系祖国,一面接收着当时最先进的思想和理念。我一直以强国为己任,坚持努力学习……

修改后:……一面接受着当时最先进的思想和理念。无奈我当时完全就是个不思进取的,只执着于书本知识,下课后到处疯玩鬼混,让我的大哥二哥操心。甚至有一晚还在学区到处找还未归家的我,我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大哥你确定有在帮忙改?



明台不信邪,一直和明长官(和明秘书)怼着,坚信真实的(?)内容会被最终认可,于是有了:
“演讲稿第三版”
“演讲稿第四版”
“第四版微调”
“第五版确定”
“五版第三部分大修”
“最终版”
“最终版结尾改”
“真丶最终版”
“最终版(第二部分结尾用第三版)”
“最后一版之老子不改了”
“最后一次修我保证”
“要shi了”


演讲日子临近,明丶崩溃边缘丶台不怕死地递了自己的最终稿,里面另塞了张纸条,写到:我的大哥二哥感情深厚,关系犹如铜墙铁壁。遥想二哥当年被大哥带回家,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他们的感情还要从那个冬天说起……




第二天,明台发现返回的稿子没有再被“修正”,高兴之余抽出那张纸条,也没有改动的痕迹,只在最下方多了一句话,是自家大哥的笔迹,写着:




不是谁都跟你一样没脑子◠‿◠




明台:……八卦无罪
王天风咬着棒棒糖:就知道不能指望你要到什么内幕ƪ(ᵕ᷄≀ ̠˘᷅ )ʃ



明镜慈爱脸:想知道什么问我啊?关于我都不清楚的,我可以带着皮鞭去祠堂问啊 (^▽^)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