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阿诚人妻属性的开始 1

仿自gakki新剧[逃跑可耻但有用]
好久没写楼诚了,献给这对带我进LOFTER的西皮,么么哒(*^3^)



明诚失业了。

话说自己好歹也是堂堂一研究生,脸不丑人不笨情商不低履历丰富,居然就这么华丽丽地在试用期满后,被另一位笨拙的本科毕业生挤出了名单。决定人选的领导还说什么“你是研究生,更有能力,一定还会找到心仪的工作的”。
请问这是什么鬼逻辑?我特么天天给你泡咖啡印文件改表格,你就用这烂理由把我开了?


“早知道在投简历的时候要有所保留,不该写那么多有的没的。”明诚在餐桌上忍不住再次跟李熏然抱怨。李警官忍不住悄悄碗边:“哎哎哎,差不多就行了,别跟个祥林嫂似的抱怨个没完,工作丢了就再找呗。”
明诚忍不住翻个白眼:“你有饭碗当然说得轻松!你以为现在工作好找啊?经济那么不景气,到处都在裁员。我这段时间投出去的简历连个水花都没有。”
“毕竟不是招聘旺季,你又不是什么应届毕业生。哎呀好啦好啦,吃你的饭,我保证帮你打听,有了门路第一时间通知你,好吧?”


明诚没把李熏然的话当真。抱怨归抱怨,毕竟工作这种事嘛也要看缘分。可没想到,过了几天李熏然真的打了电话来:“我家凌院长有个熟人,手上有份工作正在找人,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
孤儿出生的租房青年明诚同志早就快揭不开锅了:“行行行,什么工作?”


明诚大包小包提了一堆工具,站在一栋新式电梯公寓门口,回想着李熏然的话:“对方工作忙,需要人帮忙收拾整理房子,一直没有合适的,这不,我寻思着你不是家务厨艺什么的一流吗?我就那啥……你如果介意,就当我没说过!”

唉,什么工作不是工作呢?靠自己养活自己,家政就家政吧。

“叮咚”明诚按响了门铃,心中又涌起上次应聘时的忐忑情绪,毕竟这么高级的公寓,也不知道主人是什么样的。。。


门开了,一男子出现在门口。干净的白衬衣,个子很高,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呃,还有……微胖。


“请问是明先生吗?您好我是明诚,是凌院长介绍我过来的。”明诚眨着鹿眼笑道。
“我是明楼,你好。请进。”

明诚跟着进屋,穿上自己带来的鞋套。明楼瞥了一眼,没有说话。

简洁明了大气。这是这套公寓给明诚的感觉。全部都是黑白灰的装潢,配了植物,清新又自然。不过感觉有段时间没收拾了,植物没精打采的,茶几上堆满了各种书籍报刊,里间厨房能隐约看到水槽里的锅碗瓢盆。。。

明楼等着明诚大概扫视完毕,这才开口:“我一直都是个家政公司签的合同,这你应该听说了吧?”

“听说了。是因为垃圾被翻了。”

“对,我很不喜欢这样,所以请不要随便翻垃圾,也不要随便开这开那的。”

“您放心,我不会的。”明诚腹诽,我又不是狗仔队。

“后面派过来的家政打扫很不认真,地板都只是草草画过了事。我因为各种原因换过好几个家政,所以偶尔一次在聚会上跟凌远抱怨过。”明楼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后来他推荐了你,说你很擅长整理。”

“呃,我从小自立惯了。”明诚挠头。

明楼微微一笑,镜片反着光:“那就拜托了,今天请重点整理一下客厅和厨房,阳台和窗子也请清理干净。这是今天的工资。”说完递过一个信封。

明诚诧异:“要……预先支付吗?”

“我回来看家里的打扫情况,再决定下周是否继续请你来。如果决定不再见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还是提前支付比较好。如果你感到不愉快,我很抱歉。”

明诚问言一笑:“这跟合理,我觉得很棒!指示明确精准,我完全明白,我会努力的!”

看着对方热血满满,明楼愣了愣,随即低头扶了扶眼镜:“那我走了,钥匙在餐桌上。”

临出门,明诚转过身微笑目送:“路上小心。”看着白杨身板的青年沐浴着阳光露出诚意满满的笑脸,明楼忍不住翘了嘴角:“我走了。辛苦你了。”

“咔嚓”门合上,室内再次恢复了宁静。环视了一遍房间,明诚深吸一口气“OK!加油吧!!!”↖(^ω^)↗


有母版就是轻松啊巴扎黑‹‹\( ´꒳`)/››

评论(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