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未完(短篇/灵异向)

还是短短短~又写灵异向,我也是够了……

明诚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情况。
按照中国传统,他应该是要过奈何桥喝孟婆汤;或者按洋人的说法上天堂下地狱之类的。他现在只是站在当时爆炸的车站旁,没人看得见他。
这应该叫变鬼魂了吧…明诚这样说服自己。
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不需要吃喝不需要睡眠,没有谁能感受他的存在…
去看大哥吧。是的,明诚觉得这是现在自己最应该做并且唯一能做之事。
要找到明楼很容易,当然容易,明诚对明楼的一切了如指掌。明公馆,伪政府办公楼,海军俱乐部,生活规律的明楼也只能出现在这些地方了。
明诚是在办公室找到了明楼的,他正严肃地向几个秘书布置经济救援工作。
他瘦了,明诚一眼便发现了他的变化。
明楼抽烟喝酒,但大多是为了工作。正经大户人家的少爷,更知道保养身体的重要性。其实,鲜少人知道,堂堂明家大少爷喜欢甜食。
甜食,和永远一本正经的明长官不是一个画风的东西,确实是明楼的最爱。明楼时常头痛,几乎天天都要吃药。是药三分毒,明诚请教了别人,说是适当吃甜食,用味蕾转移注意力可以缓解头痛。明楼试了,面对排山倒海的痛感,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这给了明楼一个发泄的窗口,头痛着至少嘴里是甜的,没有人能把他和稚儿零嘴联系在一起,这种私密的改变让明楼喜欢上了甜食。明诚看见大哥至少有了个偏好,心里也是开心的。
甜食加年纪到了的发福,明楼的体重最多保持,从未听说消瘦可以用来形容他。但是明诚觉得,现在这个词用到大哥身上挺合适的,配上他苍白的面色和眼里的血丝。
秘书领命离开后,明楼习惯性的用右手揉了揉鼻梁,左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咖啡杯凑到嘴边,什么都没喝到,杯子早已见底了。明楼一下愣住了,似乎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手臂保持着举杯的动作。
明诚就站在一旁,下意识想接过杯子。当手虚无地穿过,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况,无奈收手,看着明楼发呆。
他应该是在发呆吧。优秀特工必须摒除的人类恶习,指挥着他们的人却正做着。明诚觉得如果是平常,自己早就开口嘲笑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明楼回神放下了杯子。
进来的是秘书,说司机已经到了。
明楼起身取下身后衣架上的外套穿在身上。明诚皱眉看着衣服上的少许褶皱,堂堂明大少爷居然衣服都不熨好,真是懒得可以了。
这时,感觉有人在后面戳了戳自己的背,明诚惊讶的转身,看到身后站着一黑一白。
是了,给的时间怕是也够多了。
明诚想到此,赶紧回头望向明楼。
即使一直朝夕相对,闭着眼都能画出的样子,他也要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要把他的形貌印在眼里,刻在心上。
黑白催促着拉扯明诚。明诚睁大眼,目不转睛地望着明楼整理好衣装,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要结束了,明诚放弃了挣扎。

“阿诚,等着,不会太久了。”   
明诚猛的抬起头,看着明楼淡然的拉开门走了出去,笑了。
呵,说得轻巧,那也要看我能在孟婆汤前赖多久了。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