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为扇子属于我

[楼诚][一发完]生活重度残废的一顿晚饭

明楼是个根正苗红的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是基本法则。
立志文能安邦武能兴国,家务事当然不在考虑范围内。

所以要有人能照顾他。

明诚跟在身边后,明大少爷更是变本加厉,连自己最初在巴黎求学时被迫掌握的零星技能也毫不犹豫地丢掉了。


做饭?有阿诚呢!
叠被?有阿诚呢!
整理?有阿诚呢!
睡觉?有…(明诚:够了大哥!)


。。。


反正我有阿诚呢!
计划通!(骄傲脸)




这天,明诚有任务临时离开了上海,明镜前几天便出差去了苏州,明楼想着今晚应该可以尽情地……吃个草头圈子红烧肉什么的。

结果人还在办公室,就接到阿香从家里打来的电话,说老家有急事要马上回去,晚饭赶不及做了。
原话是:“大少爷您看是阿诚少爷还是小少爷做一下,我菜都买好了的,草头圈子,红烧肉的原料都有的啦!”

看来只能让明台那臭小子做了,话说他会草头圈子吗?又要给他机会嘚瑟了。。。


这次一定忍住,不要在菜上桌之前开揍。


明楼以头疼为由推了个饭局,准时回家准备享受难得的闲暇,结果过点了明台还没影儿,只等来了一个电话。

纨绔子弟台:“大哥?我明台啊我今晚同学聚会不回家吃饭了晚上就直接睡酒店不用留门了啊!”
对方一口长气说完后挂断了电话,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追着。



“嘟嘟嘟”
明楼独自站在宽敞的客厅里,拿着听筒=_=



饭局都推了!
饭点都过了!
人都已经收拾停当摊沙发上等喂了!
你现在跟我说不回来做饭?!
ヽ(#`Д´)ノ┌┛〃




结束任务已经很晚了,明诚拒绝了据点同事的聚餐邀请,连夜赶回明公馆。
明楼正在书房看书。

“大哥还没睡?”
一双眼隔着镜片望了过来:“嗯……”继续低头看书。
“明台没回来?”
“在外面野呢!”

明诚掩上门,明楼立马捂着饿肚发脑电波“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



过了会儿,明诚再次推门:“我走的急没有吃晚餐,大哥陪我用点吧?”
明楼犹豫片刻,叹口气,勉为其难放下了手里的书。



餐厅内,明楼两颊鼓鼓包着面,气愤道:“明台这小子就是欠收拾!”
“对对对,明天给他递长条凳。”



明台(ㅍ_ㅍ)

评论(4)

热度(73)